欢迎访问美文阅读网

王德保 |老范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8-3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老范,虽过天命之年,其实并不老,心态却很年轻,自诩为十八岁的心态。生活在这世间,率性而为,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怪人。

 

老范有点喜欢爱喝酒,但要看心情。心情好时,可以喝三五杯,心情不好时则小酌一杯。喝好酒后必定有规定动作,就是唱歌。歌唱得并不怎么样好,但有特色。有几首主打歌,广为人知,一首是《外婆家的澎湖湾》,一首是《流浪歌》,一个有点忧伤,一个有点悲壮。老范用声嘶力竭的声音在吼,听者笑开怀,他却旁若无人,更加吼得特别,颇有大将风范。敢于亮出自己的特色,无所顾忌者,惟老范有之,惟老范敢之。凭这点,我很佩服。虽然唱得不好,但他就是“要唱就唱,唱得响亮”的那种人。我们今天总因为或这或那的原因,多少人把自己的声音掩盖了。而老范不怕,他像年轻人一样,用一点跑调的声音倾诉着对生活的热爱。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这两首歌情有独钟,也许流浪就是一个人的心灵追求,而外婆是一个人的精神呵护吧。他喜欢它们,因而每次都会吼几句,每次引人笑,每次他又特坚持,“虽千万人吾往矣”,力排众议,为自己而活,这点难能可贵!

 

我与老范接触之时,他特别喜欢学生作文,喜欢看诗,有时也喜欢写诗,而且也写得好。得意之时,摇头晃脑,击节而歌。当他要上作文课时,他就认真地整理作文资料,然后喊我一起参与,向他提建议,探讨一下如何让作文公开课更出彩。他一边抽烟,一边拿起红笔,大笔挥动,将不满意的地方都删除,直到满意为止。虽然我有时都感到有点烦,但在他那种执着那种认真的态度下,不得不配合着感动着。

 

如果说唱歌是要唱就唱唱得响亮,那么作文就是要讲就讲讲得漂亮。有一种语不惊人誓不休的气势。有的人上公开课可是推三阻四,他是有瘾,听众越多越高兴。课堂上,笑语四溢。他的不标准的普通话夹杂着方言,总能引起听众一片笑声。他依然倾情投入,学生也热闹非凡,课堂上热气腾腾。课后,他会悄悄地问:课上得怎么样。我大声说:很好,值得推广。他也就很高兴,确实一堂作文课让他上,虽然语言有点瑕疵,但思路清晰,操作性强,真是瑕不掩瑜。每期作文,我都要他讲,他从不推脱,乐此不疲,根本不会倚老卖老。喜欢的就用心投入,,用心传授,这对于一个知天命的人而言,真可谓老当益壮。

 

好的学生作文,他会反复读,一边读一边赞叹,有时读得唾沫四溅,斯文扫地。赞叹时眉飞色舞,手舞足蹈,好像遇到了多年的故人。对于优秀作文,能够如此关注,如此高亢者,真正难以找到第二人。老范不厌其烦,喊来作者耳提面命,谆谆告诫。学生一方面是感激,一方面是被老范弄得有点手足失措。因为老范太多的关心让他们受宠若惊,似乎一下子从平地到九天揽月。当然,我想更多的学生是怀着感恩之心离开的,怀着感恩之心而努力的。因为一次小小的鼓励,也许就会像蝴蝶效应一样引起内心的飓风,也许命运从此改变也未可知。

 

老范爱打篮球,几乎是痴迷,虽然年过半百,但依然像年轻人一样在球场上驰骋。打球是一方面,他更乐于下指导棋,调兵遣将,出谋划策。也许有时别人不一定会听,但他那种团队精神却像一团火感染着别人。到了真正的比赛时候,老范也只能暖暖身,做几个示范动作,上场不过几分钟,他也无所谓。喜欢篮球并一定要主宰篮球,能够参与,就是一种乐趣。他不是主力,但他的参与欲望比主力还强,弄得有点名不正言不顺。可他却还是名不正言却正的参与,谁要他是老范呢。大家都让着他,关键时刻不让他参加,其实也是一种关心与照顾,谁愿意这么热心的老范在球场上出现闪失呢,他也服从安排。

 

球场上也许能够驰骋,但真正跑步时却显出了年轻人的优势。开始的四个圈,老范像明星一样遥遥领先,大有攻城略地胜利在握的势头。可到了最关键的最后一圈,那个生龙活虎的老范在喊:不行了。我在旁边边跑边等,一边鼓励。老范又在喊:要死人。上气不接下气,我边跑边感叹岁月不饶人。最后,老范拼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跑完全程。大家对他寄予厚望,而他却让人大失所望,能怪他吗?他已经尽心尽力了,只能怪那冥冥之中的魔力,谁要老范五十多岁了呢。我们没有责怪他,但我却隐隐感到年龄的鸿沟却在悄悄地存在着。

 

如果一定要说老范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吗也没有。如果一定要说老范有什么得意之作吗?还是有几件。特别是他一手创办文学社,真正弄得风生水起,红红火火,让许多人羡慕、嫉妒、恨。他曾经到人民大会堂领过奖,曾经的文学社团获得过全国十佳文学社团称号,发表的学生作品在国家级、省级的有几百篇,成了学校的一张靓丽的名片。直到今天,人们提起文学社,总会想到老范。可谁知道,老范当初对待文学社就像父亲对待儿子一样,用心呵护,甚至有点疯狂。没有老范,文学社不可能有这样一番成就。可没有了老范了,文学社也就萎靡不振,今不如昔了,也许这就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吧。大家都感叹,可老范也有自己的想法:既然曾经辉煌过,何必要求天长地久呢。毕竟文学社的成功难以复制,这不是老范的错。我只是感叹,如果文学社能够兴旺发达,那该多好呢。可这只是一个美丽的童话了。

 

老范后来的心思转移到了其他方面了,突然他讲:我五十五岁后要出三本诗集。我老范说过的,一定要做到。我是真心的祝福,也内心窃喜。诗,依然像花一样开在老范的心里,只不过没有绽放而已。即使到了七八十岁,老范成了一个糟老头,诗歌也许还是他的最爱,他依然还有一个牢固的心灵城堡。即使多年的流浪,他依然会在诗歌的王国驻足、休憩、留恋,这就是老范。

 

老范,身材单瘦,身高一米八左右。怪人,其实也是一个非典型的典型文人。有缺点却很可爱。曾经担任过初中校长和教育组组长,能够在这样的时代,遇到这样的怪人,实在是人生的幸事,很好。

    标签:王德保德保老范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