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文阅读网

#8203;韭菜情结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8-2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文/王冬梅

 

 

    昨天做了一道菜,炒韭菜,纯的,配料只有辣椒。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脑海中突然浮现出多年前的一个情景:邻居家的姑姑,穿着连衣裙,披着长发,弯下腰,一刀刀切着被顺好的韭菜,刀起刀落,一段段精细的韭菜就散落下来,那香气顷刻间就充斥你整个鼻腔,你放佛站在一垄垄韭菜田中央,那味道清新又清晰。直至多年,我仍然觉得夏天的味道不过如此。

    其实准备炒韭菜时,我已经想好几个方案,都比较符合现在的审美和健康理念:韭菜鸡蛋,韭菜木耳,韭菜粉丝……我甚至想到做韭菜盒子。但这些念头一一被我排除了,因为我觉得我还没尝到夏天火辣辣的感觉,它就要过去了。而我认为一盘仅放了辣椒的韭菜是能留住夏天的味道的。这又让我想到小时候吃这道菜时的狼狈画面,那时,家里的大人好像远没有现在人有耐心,洗好的韭菜往往还没控干水,就早早放进锅里,所以,炒好的韭菜往煎饼里一卷就很快渗出菜汁,这时你左手换右手,右手挪左手,两手仍占满油和辣味。当时口袋里也没有面巾纸,至于最后油和辣味擦哪里去了,谁也不知道。总之,吃完后你会觉得手上,嘴角,脸颊,甚至额头,都火辣辣的。但只那么一小会,那种辣的感觉就消失了,或者准确地说,是被忘了。那时的我们没那么娇气,疯玩一阵,啥都抛脑后了,不像现在的孩子,疼痛感太强,一点点创伤动辄蔓延为不可跨渡的深壑。我一直觉得夏天该有的火辣就理当零距离触摸,酸甜苦辣你一一尝过,才能够懂得应珍惜什么,应遗忘什么。

 

    有人并不太受用韭菜的呛味和辣味,但依然不能遮住它的锋芒。推至古代,它早被推崇到做祭祀用品,更别说区区盘中美味。“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粱”一句,道出杜甫对美食的定位,又曲折折射出杜甫和友人二十年间的悲欢离合,物是人非。吃着春韭,感慨相聚,念着故土,韭菜的味道已不单单是韭菜!堪称大厨的苏轼也曾写过“青蒿黄韭试春盘”,仅看字句你都会被这道菜的“色”所吸引,两者同为绿色,但这绿是有层次,有灵魂的。青的不会太柴,黄的不会软弱无骨,都会让你的牙齿发挥最大咀嚼功能。料想苏轼是想借这道生机勃勃的家常菜,去抚慰远谪千里之外的友人的心,知己之交,一抹绿色,了悟于两人之胸。

    谁说韭菜一身剧毒?那是对外来侵害的对抗,且在成长的长河里,那毒绝大部分被雨水冲刷,被人们清洗,剩下的就是心平气和了。人们回望家乡故土,往往去念及金麦穗和赶车谣,我却觉得大街小巷人们摆的韭菜摊里,到处可见到我家乡的影子。

    标签:#8203情结韭菜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