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

永遇乐·落日熔金|李清照|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3-2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永遇乐·落日熔金》由李清照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首词是李清照晚年伤今追昔之作。词人以对比手法,写了北宋京城汴京和南宋京城临安元宵节的情景,借以抒发自己的故国之思,并含蓄地表现了对南宋统治者苟且偷安的不满。全词是未言哀但哀情溢于言表,具有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全词用语极为平易,词人化俗为雅,委婉含蓄地表达了自己心中的大悲大痛,堪称词坛大手笔。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永遇乐·落日熔金》

  作者:李清照

  落日熔金①,暮云合璧②,人在何处? 染柳烟浓,吹梅笛怨③,春意知几许? 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④岂无风雨? 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⑤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⑥。 铺翠冠儿⑦、捻金雪柳⑧,簇带⑨争济楚。 如今憔悴,风鬟雾鬓⑩,怕见夜间出去。 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注释

①落日熔金:落日的颜色好像熔化的黄金。廖世美《好事近》词:“落日水熔金。”

②暮云合璧:形容日落后,红霞消散,暮云像碧玉般合成一片。

③吹梅笛怨:指笛子吹出《梅花落》曲幽怨的声音。即笛吹梅怨,汉《横吹曲》有笛曲《梅花落》。李白《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是吹笛》诗:“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

④次第:接着,转眼。

⑤中州:今河南省,此处指北宋都城汴京。

⑥三五:指元宵节。古人常称阴历十五为三五。柳永《倾杯乐》词:“元宵三五。”

⑦铺翠冠儿:饰有翠羽的女式帽子。吴自牧《梦粱录》卷一“元宵”:“戴花朵肩,珠翠冠儿。”为元宵应时装饰。

⑧捻金雪柳:元宵节女子头上的装饰。金线捻丝。雪柳,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五:正月十六日,“市人卖玉梅、夜蛾、峰儿、雪柳........”雪柳以绢或纸制成,捻金雪柳,则另加金线捻丝的雪柳,较为贵重。

⑨簇带:妆扮之意。宋时方言,插戴满头之意。周密《武林旧事》卷三“都人避暑”云:“茉蓝花为最盛,初出之时,其价甚穹(高),妇人簇带,多至七插。”济楚,宋时方言,整齐美丽。《宣和遗事》卷上载曹组《脱银袍》词:“济札风光,升平世界。”周邦彦《红窗迥》词:“有个人人,生得济楚。”

⑩风鬟雾鬓:李朝威《柳毅传》:“见大王爱女牧羊于野,风鬟雨鬓,所不忍睹。”苏轼《题毛女真》诗:“雾鬓风鬟木叶衣。”

翻译

  落日金光灿灿,像熔化的金水一般,暮云色彩波蓝,仿佛碧玉一样晶莹鲜艳。景致如此美好,可我如今又置身于何地哪边?新生的柳叶如绿烟点染,《梅花落》的笛曲中传出声声幽怨。春天的气息已露倪端。但在这元宵佳节融和的天气,又怎能知道不会有风雨出现?那些酒朋诗友驾着华丽的车马前来相召,我只能报以婉言,因为我心中愁闷焦烦。记得汴京繁盛的岁月,闺中有许多闲暇,特别看重这正月十五。帽子镶嵌着翡翠宝珠,身上带着金捻成的雪柳,个个打扮得俊丽翘楚。如今容颜憔悴,头发蓬松也无心梳理,更怕在夜间出去。不如从帘儿的底下,听一听别人的欢声笑语。

【点评】

  《永遇乐》是李清照晚年避难江南时的作品,写她在一次元宵节时的感受。
  词的上片写元宵佳节寓居异乡的悲凉心情,着重对比客观现实的欢快和她主观心情的凄凉。起始二句“落日熔金,暮云合璧”,写晚晴,正是度节日的好天气,意境开阔,色彩绚丽。紧接“人在何处”四字,点出自己的处境:飘泊异乡,无家可归,同吉日良辰形成鲜明对照。(这里的“人”,有的评论者认为指李清照所怀念的亲人,从文意上看,似不如指作者自己为好。)前三句写当时的天气,次三句写当时的季节,“染柳烟浓,吹梅笛怨”,点出时令是初春。上句从视觉着眼,写早春时节初生细柳被淡烟笼罩。下句从听觉落笔,通过笛声传来的哀怨曲调,联想到“砌下落梅如雪乱”的初春景色。四处充满春意,景色宜人,但在词人看来,毕竟“春意知几许”,还远不是很浓郁的。虽是“元宵佳节”,“融和天气”,可是这些年来国事的变化,身世的坎坷,使得女词人产生了“物是人非”、“好景不常”之感。所以在“融和天气”之后,立即指出“次第岂无风雨”的可能,在淡淡的春意中又掺进了浓浓的隐忧。以上三小节结构相类,都是两个四字句,是实写,写客观景色的宜人,紧接着一个问句,反衬出主观的不同感受。归结到本篇的主题:身逢佳节,天气虽好,却无心赏玩。因此,虽然有“酒朋诗侣”用“香车宝马”来邀请她去观灯赏月,也只好婉言辞谢了。表面上的理由是怕碰上“风雨”,实际是国难当前,早已失去了赏灯玩月的心情。假如是在太平盛世的当年,情况就大不相同了。这样,诗人很自然地转到当年汴京欢度节日的回忆上来。
  词的下片着重用作者南渡前在汴京过元宵佳节的欢乐心情,来同当前的凄凉景象作对比。“中州”指北宋都城汴京,即今河南省开封市;“三五”,指正月十五日,即元宵节。当时宋王朝为了点缀太平,在元宵节极尽铺张之能事。据《大宋宣和遗事》记载,“从腊月初一直点灯到正月十六日”,真是“家家灯火,处处管弦”。其中提到宣和六年正月十四日夜的景象:“京师民有似云浪,尽头上带着玉梅、雪柳、闹蛾儿,直到鳌山看灯。”孟元老《东京梦华录》“正月十六日”条也有类似的记载。这首词里的“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写的正是作者当年同“闺门”女伴,心情愉快,盛装出游的情景。全是写实,并非虚构。可是,好景不常,金兵入侵,自己只落得飘流异地。如今人老了,憔悴了,白发蓬乱,虽又值佳节,又哪还有心思出外游赏呢?“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更反衬出词人伤感孤凄的心境。

讲解

  《永遇乐》是李清照晚年避难江南时的作品,写她在一次元宵节时的感受。李清照是宋代一位杰出的女作家,她的早年生活比较安定舒适,作品也多写婚后的生活,尤其是同她丈夫赵明诚短期分离时的“离愁别苦”,这些作品感情真挚,形式优美,风格清新,语言自然,有较高的艺术成就。内容则大都局限在个人感情的小圈子里,缺乏深厚的社会内容。到她四十四岁时,金兵入侵,宋室南渡,她同赵明诚一起仓皇南逃,不久明诚因病逝世,她便只得只身流亡,既遭到国破家亡之痛,又身受颠沛流离之苦。这就使得她后期的作品渗透了深沉的故国之思。这种感情,在诗文中表达得比较直率,如《上枢密韩公、工部尚书胡公》中的“子孙南渡今几年,飘流遂与流人伍。欲将血泪寄山河,去洒青州一抔土”;又如《打马赋》的“乱辞”中的“佛狸定见卯年死,贵贱纷纷尚流徙,满眼骅骝及?耳,时危安得真致此”等等。而在词中则表达得比较含蓄委婉。《永遇乐》便是其中颇负盛名的一首。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一起成长,一起阅读,一起分享美好时刻,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