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

紫萸香慢·近重阳|姚云文|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3-2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紫萸香慢·近重阳》由姚云文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首《紫萸香慢》应为姚云文自创词调。有评论:重阳词自江村《紫萸香慢》一出,余词尽废。亡国孤臣之千古绝唱。此词借重阳佳节发羁愁、念远之慨,含蓄而深沉地表达自己的亡国之哀,流露出壮志难酬的沧桑之痛,是重阳节感怀之作。


【原文】


  紫萸香慢·近重阳


  作者:姚云文


  近重阳,偏多风雨,绝怜此日暄明。问秋香浓未,待携客、出西城。正自羁怀多感,怕荒台②高处,更不胜情。向尊前,又忆漉酒③插花人。只座上、已无老兵。

  凄清。浅醉还醒。愁不肯、与诗平。记长楸走马,雕工笮柳④,前事休评。紫萸一枝传赐,梦谁到、汉家陵。尽乌纱⑤、便随风去,要天知道,华发如此星星。歌罢涕零。


注释

①《紫萸香慢》,词牌名之一,姚云文创调,词中有“问秋香浓未”、“紫萸一枝传赐”句,故取以为名。

②荒台:这里指戏马台,项羽曾在此训练过骑兵。南朝宋武帝刘裕北伐曾于重阳日在此大宴士兵。

③漉酒:过滤酒。

④笮(zuó)柳:竹制盛箭器,引申为射击。即百步穿杨之意。这里指射箭。这句或作“雕弓繮柳”,,繮柳:繮,射箭,这里取百步穿杨之意。

⑤乌纱:帽子,用孟嘉事,见刘克遍庄《贺新郎》注。


翻译

  临近重阳节风雨偏多,我特别惜爱今日的温暖睛明。试问秋香是浅是浓,等我和朋友们同去游览西城(看个究竟)。这个时节正满怀羁愁容易触发,真怕登上荒台后更加伤怀。想要安排酒宴,又回忆挂念从前滤酒插花的友朋。只见眼前的席位上,已没有当年的老战友。我感到无限凄清,借酒浇愁浅醉还醒。心中的忧愁太深太浓,即使用诗词也无法抒愤,而使心境得到平衡。想起当年在长满长楸的大道上跑马,用雕弓表演百步穿杨的本领,以往的功业也不必再论说品评。只记得每当重阳佳节,朝廷便传赐紫色茱萸的情景。可如今,连梦魂也难到故国园陵。我任凭秋风把自己的帽子吹跑,老天也要知道我的白发如此斑驳,长歌一曲,不由得泣涕飘零。


【词意】

  偏偏是临近重阳风雨越多,今日如此温暖明丽特别叫人爱惜。试问秋花的芳香是否浓郁?我欲携同朋友走出西城游历。我正自飘泊羁旅,满怀着无限愁绪,就怕登上荒台的高处,更是难以承受悲戚。面对着酒宴,又将滤酒、插花的友人回忆,只是座席上已没有昔日的旧侣。

  我感到悲楚凄清,微酒入肠浅醉又醒。积郁的愁情,比诗篇抒写的更加沉重。记得沿着楸树茂盛的大道乘马奔行,手持雕弓,施展百步穿杨的技能,这些往事休再论评。重阳节朝廷传赐下一枝紫萸,有谁的梦魂曾到故国园陵?任凭着乌纱帽随风吹去,要让老天知道,斑白的华发已如此丛生,我感慨长歌呵涕泪交进。


【鉴赏】

  “近重阳、偏多风雨,绝怜此日暄明。问秋香浓未?待携客、出西城。”快到重阳佳节了,风雨偏多。于是我分外珍惜今日的温暖晴朗。不知秋香浓与不浓?还是待我和朋友出西城去游览一番再说吧。首句交待了大致背景,时近重阳,阴雨连绵,难得遇上一个晴朗的好天气,故与友人结伴出城秋游。

  “正自羁怀多感,怕荒台高处,更不胜情。”荒台:指古徐州附近的戏马台,项羽曾在此练兵。南朝时宋武帝刘裕北伐前曾于重阳日在此处大宴官兵。句意即:正满怀羁旅之愁,不忍登高临远,只怕更加伤情。“正自”句隐含了词人对故国的思念,对南宋不思振作终至亡国的愤慨。怕登高台,写出了词人内心深处国破家亡的伤痛。

  “向尊前、又忆漉酒插花人。只座上、已无老兵。”漉:过滤。据萧统《陶渊明》传记载,陶渊明曾取头上葛巾滤酒。老兵:指谢奕事。据《晋书》载,奕尝逼桓温饮酒,温走避之。奕遂引温一兵帅共饮曰:“失一老兵,得一老兵。”此处应指当初和自己同生共死的战友。句意是说:面对美酒筵席,不禁追忆起了从前滤酒插花的友人,今天,座上已再无旧朋的身影了。结句无限凄清,从文中的“荒台”、“老兵”可以想见,词人曾经参加过抗元战争,有过戎马生涯。“座上已无老兵”,旧友或已亡故沙场或已风烛残年,已经不能和从前一样漉酒插花,指点江山了,想起这些,心中无限的感伤。

  “凄清。浅醉还醒。愁不肯、与诗平。”我感到无限凄清,借酒消愁,醉了还醒。心中的忧愁太深了,尽管一个劲儿地作诗填词,但也无法抹平这份久久的积怨。

  “记长楸走马、雕弓繮柳,前事休评。紫萸一枝传赐,梦谁道、汉家陵。赐,梦谁道、汉家陵。”长楸:古时道边种楸树,绵延很长,称“长楸”,此处化用曹植《名都篇》:“斗鸡东郊道,走马长楸间。”繮柳:繮,射箭,这里取百步穿杨之意。紫萸:即茱萸,古时的风俗,重阳节登高要插戴茱萸。意即:记得当初长楸走马,雕弓在手百步穿杨。而今往事不堪回首,再也无从评说。只记得每当重阳佳节,朝廷便传赐茱萸的情形。如今,梦魂也难到故国园陵了。词人回忆当初,感慨万千,于凄怆之中流露出愤激之情。“紫萸”句暗示故国已亡。

  “尽乌纱、便随风去,要天知道,华发如此星星。歌罢涕零。”乌纱:此处用典《旧唐书舆服志》“乌纱帽者,视朝及见宴宾客之服也。”此处用晋朝孟嘉登高落帽的故事。束片,满是深沉的哀痛:任秋风吹落乌纱帽,老天也知道,我已经白发苍苍、垂垂老矣,长歌一曲不禁泣涕飘零。

  此词从重阳入笔,抒发了遗民不忘故国的忆旧情怀,语言平实,又不失跌宕起伏,整首词从出游始,于登高处终,章法浑成,意蕴丰厚,读来凄怆感人。


赏析

  这首《紫萸香慢》应为姚云文自创词调。此词借重阳佳节发羁愁、念远之慨,含蓄而深沉地表达自己的亡国之哀,流露出壮志难酬的沧桑之痛,是重阳节感怀之作。


  词的上片写羁怀忆人之情。

  秋雨新晴,重阳已近,秋花香浓,正是登高的好时节。“绝怜此日暄明”,想今日如此温暖明丽,怎不叫人爱惜?词人兴致勃勃正欲携客出游,共赏秋日佳景。可是,“正自羁怀多感”,此处笔锋突然一转,以羁怀、忆人转出两层“绝怜”之余的感伤。重阳佳节,天色清明,欲要出游,饮酒赏花,却是怅然作罢。为何?怕荒台高处,更不胜情!原来,词人是怕登临荒台高处之时,目睹那故国江山已物是人非,备感羁旅漂泊之愁怀难抑,无法承受纷乱的悲感愁情集于方寸。那么,饮酒如何?不是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吗?不是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吗?然而,词人却又莫名惆怅,只恐赏花饮酒,尊前座上,思念昔日滤酒插花,畅饮狂欢的旧侣。  正因羁怀多感,故废登临。意欲饮酒追怀,却又因座中故人萧条而觉情怀黯然。“向尊前,又忆漉酒插花人,只座上、已无老兵。”,寥寥几字,词人怀友之情尽显。


  词的下片抒忆昔伤今之慨。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一起成长,一起阅读,一起分享美好时刻,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