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

女冠子·蕙花香也·蒋捷|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3-2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女冠子·蕙花香也》由蒋捷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女冠子》是唐教坊曲名,后用作词调,始见于温庭筠词,双调,四十一字。柳永衍为长调。这首词词用今昔对比手法抒元夕感怀。前六句用浓墨重彩绘出一个以花香、月华、灯光、声乐、人影编织成的、王光十色的元宵节美丽图画,读之几疑是赋,“而今”句笔锋陡转,才恍然惊悟那图书馆景不过是作者回忆中的故国风光,作者俯仰今昔的衣痛之情不言自明,章法上有“水逝云卷、风驰电掣之妙”(陈廷焯《白雨斋词话》)。以下几名直抒非复旧日时世,作者早已心灰意懒的情状。下片描写当前的冷落索寞。作者伤极而问苍天,希望故国繁华还能恢复,但它毕竟一去无迹,作者再度以梦境重现往昔风光,并以“待把旧家风景,写成闲话”,表示他对故国的纪念、凭吊,却听到不知盛衰兴亡之痛的邻家少女还唱着南宋著名的元宵词,这使他倍觉伤情。一个“笑”字包藏着多少辛酸。本篇词情顿宕婉曲,字字句句使人领会作者对故国深深的眷恋,感人心腑。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女冠子·蕙花香也

作者:蒋捷

蕙花香也。

雪晴池馆如画。

春风飞到,宝钗楼上,一片笙箫,琉璃光射。

而今灯漫挂。

不是暗尘明月,那时元夜。

况年来、心懒意怯,羞与蛾 儿争要。


江城人悄初更打。

问繁华谁解,再向天公借。

剔残红。

但梦里隐隐,钿车罗帕。

吴笺银粉砑。

待把旧家风景,写成闲话。

笑绿鬟邻女,倚窗犹唱,夕阳西下。

注释

①蕙:香草名。蕙花香也,一作蕙花“风”也。

②宝钗楼:宋时著名酒楼,此处泛指精美的楼阁。

③琉璃:指灯。宋时元宵节极繁华,有五色琉璃灯,大者直径三四尺。周密《武林旧事》卷二“元夕”:“灯之品极多,每以‘苏灯’为最,圈片大者径三四尺,皆五色琉璃所成”,“禁中尝令作琉璃灯山,其高五丈”。

④暗尘明月:指元宵节灯光暗淡。苏味道《上元》诗:“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

⑤谩:音慢,通“漫”,①胡乱;②徒然,聊且;③漫长。后改成“漫”

⑥蛾儿:闹蛾儿,用彩纸剪成的饰物。女子头饰也,亦有以物代人者。《武林旧事·卷二》载 元夕节物,妇人皆戴珠翠、闹蛾、玉梅、雪柳、菩提叶、灯球、销金合、蝉貂袖、项帕,而衣多尚白,盖月下所宜也。云闹蛾者,即所谓蛾儿也。一作羞“闹”蛾儿争耍。

⑦灺(Xiè):烧残的烛灰。

⑧钿车罗帕:钿车,用金为饰的华丽车乘。 罗帕,丝织方巾。旧时女子既作随身用品﹐又作佩带饰物。古代的罗帕多用于传情,带着说不清道不尽的缠绵之意。

⑨银粉砑:有光泽的银粉纸。砑,以石碾压、磨擦,使之光亮。光洁貌。

⑩笑绿鬟:张相《诗词曲语汇释》认为“此亦欣喜之辞,言喜邻女犹能唱当时‘夕最西下’之词,旧家风景,尚存一二也。”可备一说。夕阳西下:指南宋康与之)一说为范周)《宝鼎现》咏元夕词,首三句为:“夕阳西下,暮霭红隘,香风罗绮。”

翻译

  蕙兰花散花出阵阵幽香,雪后的晴空,辉映着池沼馆阁犹如画景风光。春风吹到精美的歌楼舞榭,到处是笙箫管乐齐鸣。琉璃灯彩光四射,满城都是笑语欢声。而今随随便便挂上几盏小灯,再不如昔日士女杂沓,彩灯映红了尘埃迷天漫地,车水马龙,万众欢腾。何况近年来我已心灰意冷,再也没有心思去寻欢逛灯。江城冷落人声寂静,听鼓点知道才到初更,却已是如此的冷清。请问谁能向天公,再度讨回以前的繁荣升平?我剔除红烛的残烬,只能在梦境中隐隐约约重见往年的情景。人来人往,车声隆隆,手持罗帕的美女如去我正想用吴地的银粉纸,闲记故国元夕的风景,以便他日吊凭。我笑叹那邻家梳着黑发的姑娘,凭倚窗栏还在唱着“夕阳西下”!

赏析

  元宵是我国传统节日,为民间所重。元宵佳节又像一面镜子,可以反映时代的盛衰。此词一起就回忆南宋承平时代的元夕繁华景象,蕙花飘香,池馆雪晴,士女满楼,一片笙歌,处处灯彩。而今写眼前元夕之冷清,草草挂几盏灯,没有几个游人,人们还沉浸在亡国的悲痛之中,没有过节逗乐的心情。

  民俗是一种悠久的历史文化传承。元夕,就是现在说的元宵节,是汉民族一种重大的岁时民俗,南宋时就非常重视,规模宏大,繁盛空前,朝野上下,赏月观灯,进行各种文娱活动,是汉民族除春节以外最重要的节日。据周密《武林旧事·元夕》记载,都中元夕,每年都要在重要的殿、门、堂、台起立鳌山,灯品“凡数千百种”,其中苏州的五色琉璃灯有“径三四尺”者,新安琉璃“无骨灯”令人称绝,福州白玉灯“纯用白玉,晃耀夺目,如清冰玉壶、爽彻心目。”禁中的琉璃灯山高五丈,皆有活动机关,“龙凤噀水,蜿蜒如生。”舞乐“其多至数千百队”,“连亘十余里”,上自帝妃百官,下至平民百姓观者如潮如水,“宫漏既深,始宣放烟火百余架,于是乐声四起,烛影纵横,而驾始还矣。”

  正月十五元宵节是宋代最热闹的节日,也是历代词人及文人墨客经常吟咏的话题。在百姓心中,元宵节也最重要,最热闹。但是国破家亡后的元宵,对词人来讲,则是别有一番滋味。两宋时期,蒙古这个骑马的民族初定天下后,国破家亡,这一节日也最易牵动人们的故国之思。南宋初和宋亡后许多词人借咏元夕抒感旧之情,有许多名篇。李清照的《永遇乐》(落日熔金)即属这种情况。然而,对于隐居不仕全节旧朝的蒋捷元宵节又是一种什么情景情怀呢?《女冠子·元夕》作了最忠实的纪录。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全词起笔“蕙花香也 。雪睛池馆如画。”即沉入了对过去元夕的美好回忆 :兰蕙花香 ,街市楼馆林立,宛若画图,一派迷人景象。极度地渲染了元宵节日氛围 。“春风飞到,宝钗楼上,一片笙箫,琉璃光射 。”春风和煦 ,酒旗飘拂,,笙箫齐奏,仙乐风飘。据载,宫中曾做五丈多高的琉璃灯。地方更有五色琉璃制成的灯。灯市的壮观,使词人忆起如昨天一般。“而今灯漫挂。不是暗尘明月,那时元夜。”“而今 ”二字是过渡,上写昔日情景 ,下写今日元夕景况。“灯漫挂 ”,指草草地挂着几盏灯 ,与“琉璃光射”形成鲜明的对照。“不是暗尘明月,那时元夜。”既写今夕的萧索,又带出昔日的繁华 。“暗尘明月”用唐苏味道《上元》“暗尘随马去 ,明月逐人来”诗意。以上是从节日活动方面作今昔对比 。“ 况年来、心懒意怯,羞与蛾儿争耍 。”今昔不同心情的对比 。蛾儿,即闹蛾儿,用纸剪成的玩具。写今日的元宵已令人兴味索然,心境之灰懒,更怕出去观灯了。这种暗淡的心情是近些年来才有的,是处境使然。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一起成长,一起阅读,一起分享美好时刻,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