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

花犯·水仙花|周密|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3-2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花犯·水仙花》由周密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一首咏物词。它所吟咏的是水仙花,突出其风神韵致。开头即以湘妃比喻水仙,来写水仙的芳魂玉魄。“凌波”、“香云”“仙掌”,极力状写水仙飘逸高洁的品性。由一“怨”字为水仙传神写态,借咏水仙寄托遗民之恨,其情无限缠绵,以淡语写深情,回味无穷。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花犯·水仙花

  作者:周密

  楚江湄,湘娥乍见①,无言洒清泪,淡然春意。空独倚东风,芳思谁寄?凌波路冷秋无际。香云随步起。谩记得、汉宫仙掌②,亭亭明月底。

  冰弦写怨更多情,骚人恨③,枉赋芳兰幽芷④。春思远,谁叹赏,国香风味⑤?相将共,岁寒伴侣,小窗静,沉烟熏翠袂。幽梦,涓涓清露,一枝灯影里。

注释
①湘娥:湘水女神湘妃,喻水仙花。
②汉宫仙掌:汉武帝刘彻曾在建章宫前造神明台,上铸铜柱、铜仙人,手托承露盘以储甘露。
③骚人:指屈原,其有《离骚》赞兰芷芬芳。
④芷(zhǐ):草本植物,开白花,有香气。
⑤国香:此指水仙。

翻译

  那清秀的水仙花高洁无比,仿佛是楚江江畔满含幽怨的湘妃,她默默无言洒下清泪点点,透出春意清新淡然。独自空倚春风,满怀心序芳情向谁托寄?又踏着水波盈盈走来,一路上秋色凄冷,茫茫无边。随着她那轻盈的步履,升腾起香云香气。我还依稀记得,她正像捧着承露盘的金铜仙女,在明月下亭亭玉立。我仿佛听到她弹奏起琴瑟冰弦,更多情地抒写着心中的哀怨,屈原抒发牢骚怨恨,徒劳地将芳香的兰草幽洁的白芷歌叹,竟忽略了多情的水仙。水仙含着悠远的春意芳意,谁来欣赏叹惜这天姿国色的风味?我将把水仙作为岁寒之友结成友伴。小窗儿明净,沉水香缕缕轻烟将她的翠袖熏染。从幽迷的梦境中醒来,只见一枝水仙沾着点点清露,独自立在灯影里。那情味,更令人意远神迷。

赏析

  晚唐和南宋末诗词作品中咏物者较多,这种情况是在难以干预政治衰亡有情势下,把咏物诗词作为排遣愁思,净化心灵之工具的结果。这首词就是这个时期咏物词中的名篇,意境清幽,用语淡雅,不沾滞于尘事,不着意于色相。这种作者所凝神观察、悉心表达的美感,让人回味无穷。本词借咏水仙花表现自己高洁的情操,上片融神话传说写水仙不同凡艳的清姿与高洁的人品。下片抒写对水仙的悼惜之情及赞美水仙耐寒的品性,寄寓着词人自己的主体人格。

  本词之妙,在于咏物而不滞于物,舍貌取神。将水仙花比拟成湘妃,也很贴切。湘妃正是水中仙子,扣合水仙花名,也符合水仙花的习性,上片用如梦似幻的笔法,描写水仙花的神韵。那芳心难寄的幽怨,“香云随步起”的丰神的月下亭亭玉立的逸韵,笔意轻灵。下片发乎景而言情,借湘妃鼓瑟抒写水仙之幽怨,并感叹世人不赏识不理解水仙花的价值,就连屈原也没有给她以应有的重视。实质也寄寓着作者怀才不遇,不为世所重用的感恨。“相将共,岁寒伴侣”赞美水仙清高孤傲,不畏寒冷的品格,也有作者的自许之意。结尾几句写灯下爱赏水仙的真情,神清意远,隐约表现作者高蹈尘俗,绝世独立的精神气质。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讲解

  这首词是周密咏物之作中的名篇。正如周济《宋四家词选》所云:“草窗长于赋物,然惟此词及‘琼花’二阕,一意盘旋,毫无渣滓。”此篇之最妙处,还在工于寄托这一方面。

  《花犯·水仙》周密“楚江湄,湘娥乍见,无言洒清泪。”起笔便是伫立江畔,默默垂泪,似含无限忧怨的妙龄女子形象。湘娥,指传说中舜妃,死后成为湘水之神。曹植有“感汉广兮羡游女,扬激楚兮咏湘娥”(《九咏》)之句。周词是把水仙拟作湘妃来写的,贴切水仙的习性物态。“楚江”句则由“湘娥”引出下一句“淡然春意”,点出时令,映出女子凄楚动人的身影。这春意虽淡,也足以牵动人的缕缕哀思了。前面几句写形、写神,接下来“空独倚东风,芳思谁寄?”二句写心、写情。“芳思”是恨之所由,“独倚东风”是无人怜爱。加一“空”字,则失意、怅惘、无望种种情绪一并带出来了。

  往下又进一层,由春而入于秋,是按心理感受的线索自然过渡的,秋亦虚写。凌波,形容女子轻盈的步履,借指其人。语出曹植《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周词活用典实。“凌波”句追写来时所由之路,无边的箫瑟秋景以冷寂的气氛烘衬出女子的心境之凄黯。

  “香云随步起”,写水仙之香袅,巧具仪态。歇拍三句“谩记得、汉宫仙掌,亭亭明月底”,是有所眷念,有所怅惘之怀。仙掌,即金铜仙人承露盘,汉武帝所建。亭亭,仙掌矗立貌。“谩”与上文“空”字照应,都是徒然、枉然之意。黄庭坚《水仙花》曰:“凌波仙子生尘袜,波上盈盈步微月。是谁招此断肠魂,种作寒花寄愁绝。……”总上片之意,与此诗略近,然宛转轻灵则过之。

  上片写花,下片写人惜花,进一步写情思。“冰丝写怨更多情,骚人恨,枉赋芳兰幽芷。”冰丝,谓琵琶,丝乃绿冰蚕丝(见《太真外传》)。“怨”字道出一篇主题。屈原《离骚》尝赋芳兰幽芷,唯未及水仙之花。词人亦知水仙本非楚产,其意乃在推赏此花,遂以群芳作陪衬了。“春思远,谁叹赏、国香风味。”国香,诗词中常用来代称兰花等,此指水仙。纵然是这般“含香体素欲倾城”(黄山谷诗,同上)之品,竟亦不为世人见赏怜惜,然则春思空怀,骚恨枉赋,自不待言了。

  接下来,词笔一转,折到自身。“相将共、岁寒伴侣”,谓花与人相亲相伴,虽说知音相得,更见出相依者之孤苦。水仙冬生,“岁寒”二字正切其性。“小窗净、沈烟薰翠袂”二句写惜花者所居,燃沉香以薰衣是贵族的习尚。这里实际是下句“幽梦觉”的地方,显得十分淡雅。篇末写人与花相对相赏,“涓涓清露,一枝灯影里”,意境清幽,语气极淡,确是妙结。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一起成长,一起阅读,一起分享美好时刻,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