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

帝台春·芳草碧色|李甲|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3-20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帝台春·芳草碧色》由李甲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首词写游子的乡愁,也是伤春恋旧之作。芳草、落花、飞絮组成的暮春景象触动离愁,接下来回想当年在京城与伊人寒食节携手踏青,时空变化,但始终紧扣一个“春”字。下阕写愁方释又结,愁情无限。倚楼远眺到黄昏,景况依旧,难见伊人。“拚则”、“忘则”作为一联,最直率而且最见真情。对冷酷的现实无可奈何的接受,但又不甘心于此。“又还问”,“试重寻”,乃是寄予无望之希望。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帝台春·芳草碧色①》

  作者:李甲

  芳草碧色,萋萋遍南陌。暖絮乱红,也知人,春愁无力。忆得盈盈拾翠侣②,共携赏、凤城寒食③。到今来,海角逢春,天涯为客。

  愁旋释,还似织;泪暗拭,又偷滴。漫伫立倚遍危阑,尽黄昏、也只是暮云凝碧。拚则而今已拚了,忘则怎生便忘得。又还问鳞鸿④,试重寻消息。

注释
 
①帝台春:唐教坊曲名。
②拾翠:原指去郊野拾翠鸟羽毛,后泛指清明前后青年男女的踏青。
③凤城:指京都。
④鳞鸿:鱼雁,古人认为鱼和雁能传书信。

【译文】

  春草葱葱,风中花朵飞舞,飞絮蒙蒙,也仿佛理解人的心情,我满怀心事,一脸倦容。回忆起那知心的人儿,美丽盈盈。寒食节里,我们曾携手有春风吹拂中,来到京师的郊野,尽兴地游乐,终日笑语不断。可今天,只有我一个人孤苦伶仃。愁情刚刚散去,一会儿又如一张挣不脱的网又罩住我心中。我悄悄将眼泪刚刚偷着擦去,却控制不住再次流下来。我无法释怀,在高楼的栏杆上到处远望。黄昏已去,所见到的也只是暮云沉沉,天边一片黄昏暮色。哪里有一点儿她的影踪。为了她我宁可舍弃一切,我痴情一片,再次问飞翔的鸿鸟她的消息。

翻译

  春草碧绿,郁郁葱葱,长满了南面的大路。暖风中花瓣乱舞,飞絮蒙蒙,也仿佛理解人的心情,满怀愁苦,倦怠慵容。回忆起那可人的伴侣,娇娆美丽,笑靥盈盈。寒食节里我们曾携手共沐春风,来到京师的郊野,尽兴地游乐娱情,终日里笑语欢声。可到了如今,却来到这天涯海角,再次感受到和煦的春风,可偏偏又孤苦伶仃。

  愁情刚刚散去,一会儿又如密网般罩住心胸。溢出的眼泪刚刚偷着擦去,却不知不觉再次溢涌。我焦躁不安,在高楼的栏杆上到处倚凭。过尽了整个黄昏,所见到的也只是暮云合在一起,天边一片昏暝。哪里有一点儿她的影踪。为了她我宁可舍弃一生,如今已经下了决心。但要忘记她,这辈子却万万不能。我还要痴情地询问鱼雁,试探着询问她的信息和行踪。

赏析

  这是一首伤春词,写天涯倦客春日依栏怀人之情。词人漂泊遥远异地,突然看到一片春色,不禁忆起过去曾发生过的令人难忘的春梦往事,尽管已时过境迁,但衷情难忘,春梦常伴在自己的生活中。词的上片写海角春愁,下片写依栏盼音。
  上片“芳草”二句写泛观南陌。“芳草”即芳春时节原野上的野草。诗人词客常以草喻离情。如李煜《清平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这里是用“芳草碧色”,写春意之浓;写萋萋芳草,绿遍南野,喻春愁之深。接着“暖絮”二句,写絮飞花落,惹人愁思。“暖絮”,写杨花的轻飞,“乱红”,惜落花的飘零。这些都无力自主,均随暮春之风摆弄。这里本属“人知花”,即落花柳絮撩人春愁;而偏说“花知人”,即花絮知人春愁。这就足见词人的“春愁”,无人告慰。这样写不仅摒弃了落花柳絮引人愁的老套,而且写出物我同感的效果。“忆得”二句转入回忆,“盈盈”,美好的样子。多指人的风姿仪态。“拾翠”,指拾取翠鸟的羽毛以为首饰,后以指妇女春日嬉游的景象。“凤城”,旧时京都的别称,谓帝王所居之城,此指汴京开封。“寒食”,寒食节在清明前一二天,相传起于晋文公悼念介之推一事,因介之推抱树就焚致死,故定于此日禁火吃冷食。这两句是词人回忆往日的欢娱,写一位曾一起踏青拾翠的,风姿俏丽的女子,是多么令人羡慕;寒食清明节日,携手共赏凤城春色,又是多么令人神往。再接着“到今来”三句,写如今这一切像春梦般地烟消云散了,在遥远的异地,长期在外疲劳厌倦的客子,在忆着这恍如昨日的春梦,多么令人伤心。词情一落千丈,一下子由美好的境界,跌落到孤独惆怅的现实生活中来。
词的过片“愁旋释”四句,写“倦客”的情状。愁情刚刚释去,可又像乱麻似的织成一片愁网。眼泪才暗暗拭去,却又偷偷地流下来。“谩伫立”四句,写“倦客”的孤单。“谩”,徒也,空也。即空自倚遍危栏,向意中人所在方向凝望,尽管磨蹭到天已黄昏,但展现眼前的也只是凝贴碧空的暮云朵朵,佳人仍不见到来。“拚则”二句,“拚”,舍弃,今口语“豁着”最是此意。这两句说要拼命舍弃的均拚命舍弃了,但要忘却的却怎么也忘却不了。充分揭示了词人欲罢不能的痛苦的心情。词末“又还”两句,写“倦客”的希望。既不能忘记,便再问鱼雁传书,试着再寻佳人的消息。“鳞鸿”即鱼雁。古有鸿雁寄信、鲤鱼传书之说,常借鱼雁以代书札。原载:《宋词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2003年出版

【赏析】

  关于这首词,一种说法是一首伤春词,另一说法是李甲怀念弟弟之作。

  上片首句起笔不凡为写春愁作了有力的烘托、渲染。“萋萋”句极写芳草之盛,“絮”而曰“暖”,“红”而称“乱”“草长花飞,触眼一片暮春景象。至此”春愁“二字便呼之欲出。絮飞花落而使人愁,本是寻常蹊径,而这里说花絮知人春愁,从对面落笔。

  “无力”二字双关,既状人之恹恹愁情态,也写花絮飘坠时轻柔形象,似亦知人之懒乏无力而有意相陪者,情思深婉。

  以下三句,写往日的欢娱。凤城即京城。北宋汴京寒食清明节日,“四野如市,往往就芳树之下,或园囿之间,罗列杯盘,互相劝酬。都城之歌儿舞女,遍满园亭,抵暮而归”。(《东京梦华录》卷七)“拾翠侣”本于曹植《洛神赋》:“尔乃众灵(神)杂,命俦啸侣,或戏清流,或翔神渚,或采明珠,或拾翠羽。”这里是指一同游春的一位歌儿舞女,“盈盈”是说她的风姿仪态美好。这两句只说得一件事,而诸般风流缱绻,已言外。上片结末三句,词意陡转,由美好的回忆跌落到孤独惆怅的现实生活中来,仍接应“春愁”。一样逢春,不同滋味,对比强烈。词之上片,采用忆昔比今的手法,道出了春愁生发的原因。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一起成长,一起阅读,一起分享美好时刻,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