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

水龙吟·夜来风雨匆匆|程垓|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3-1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水龙吟·夜来风雨匆匆》由程垓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首词抒写游子对故园的哀思。因“夜来风雨”而触发对“故园”落花无数的哀思与怀念,极其自然。春归而“柳困桃慵”,夏初见“杏青梅小”景色如往年而人已非昨日之人。接下来追忆昔日故园旧事,又有三层涵意:一是时间将记忆洗淡;二是伤感记忆也变得模糊;三是痛苦伤感,唯愿往事模糊。“如今”三句无限哀痛,“不怕”三句更其颓伤。“待繁红”三句痛说自己直面现实的信念,老大而不束手坐待死神,这是透彻的人生感悟。此词选择全新视角,用老形式表现新内容,独具一格。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水龙吟·夜来风雨匆匆》

  作者:程垓


  夜来风雨匆匆,故园定是花无几。愁多愁极,等闲孤负,一年芳意。柳困桃慵,杏青梅小,对人容易。算好春长在,好花长见,元只是、人憔悴。
 
  回首池南旧事,恨星星、不堪重记。如今但有,看花老眼,伤时清泪。不怕逢花瘦,只愁怕、老来风味。待繁红乱处,留云借月,也须拚醉。

注释
 
①等闲:随便,随意。

②容易:指时刻匆匆。

③池南:池阳之南,指蜀地。苏轼《和王安石题西太一》诗:“从此归耕剑外,何人送我池南。”此处系泛指故园某地。

④星星:比喻白发。鬓发花白貌。左思《白发赋》:“星星白发,生于鬓垂。”

⑤留云借月:朱敦儒《鹧鸪天》:“我是清都山水郎,天教懒慢带疏狂。曾批给露支风敕,累奉留云借月章。”此处意谓留住大好光景。

【译文】

  一夜风雨来势匆匆,故园里的鲜花落得所在无几。我愁苦满腹,就这样无心体会这大好的春日。倦慵的桃花,茫茫的柳絮,杏子青,梅子小,春光就这样随便地飞逝。就算美好的春天长在,盛开的鲜花青春也长在,但是人的心情已经转变不同往年。可恨两鬓已经斑白,人已老,欢乐的旧事,不敢回首重忆。如今只有一双观花的老眼,常常伤感人世而为春秋流下清泪。我如今并不怕花儿谢去,只发愁自己的衰老。趁着这美丽春日时,我要留下云和月相伴陪,尽情大醉。

赏析

  这首词的主要内容,可以拿其中的“看花老眼,伤时清泪”八个字来概括。前者言其“嗟老”,后者言其“伤时(忧伤时世)”。由于作者的生平不详,所以先有必要根据其《书舟词》中的若干材料对上述两点作些参证。

  先说“嗟老”。作者祖籍四川眉山。据《全宋词》的排列次序,他的生活年代约在辛弃疾同时(排在辛后)。过去有人认为他是苏轼的中表兄弟者其实是不确切的。从其词看,他曾流放到江浙一带。特别有两首词是客居临安(今浙江杭州)时所作,如《满庭芳·轻觅莼鲈》。谁知道、吴侬未识,蜀客已情孤“;又如《凤栖梧》(客临安作)云:”断雁西边家万里,料得秋来,笑我归无计“,可知他曾长期飘泊他乡。而随着年岁渐老,他的”嗟老“之感就越因其离乡背井而日益浓烈,故其《孤雁儿》即云:”如今客里伤怀抱,忍双鬓、随花老?“这后面三句所表达的感情,正和这里要讲的《水龙吟》一词完全合拍,是为其”嗟老“而又”怀乡“的思想情绪。
 
  再说“伤时”。作者既为辛弃疾同时人,恐怕其心理上也曾经受过完颜亮南犯(1161年)和张浚北伐失败(1163年前后)这两场战争的沉重打击。所以其词里也生发过一些“伤时”之语。其如《凤栖梧》云:“蜀客望乡归不去,当时不合催南渡。忧国丹心曾独许。纵吐长虹,不奈斜阳暮。”这种忧国的伤感和《水龙吟》中的“伤时”恐怕也有联系。

  明乎上面两点,再来读这首《水龙吟》词,思想脉络就比较清楚了。它以“伤春”起兴,抒发了思念家乡和自伤迟暮之感,并隐隐夹寓了他忧时伤乱(这点比较隐晦)的情绪。词以“夜来风雨匆匆”起句,很使人联想到辛弃疾的名句“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摸鱼儿》),所以接下便言“故园定是花无几”,思绪一下子飞到了千里之外的故园去。作者过去曾在眉山老家筑有园圃池阁(其《鹧鸪天》词云:“新画阁,小书舟”,《望江南》自注:“家有拟舫名书舟”),现今在异乡而值春暮,却感伤起故园的花朵来,其思乡之情可谓极深极浓。但故园之花如何,自不可睹,而眼前之花凋谢却是事实。所以不禁对花而叹息:“愁多怨极,等闲孤负,一年芳意。”杨万里《伤春》诗云:“准拟今春乐事浓,依然枉却一东风。

  年年不带看花眼,不是愁中即病中。这里亦同杨诗之意,谓正因自己本身愁怨难清,所以无心赏花,故而白白辜负了一年的春意;若反过来说,则“柳困花慵,杏青梅小”,转眼春天即将过去,它对人似也太觉草草(“对人容易”)矣。而其实,“好春”本“长在”,“好花”本“长见”,之所以会产生上述人、花两相辜负的情况,归根到底,“元只是、人憔悴!”因而上片自“伤春”写起,至此就点出了“嗟老”(憔悴)的主题。

  过片又提故园往事:“回首池南旧事”。池南,或许是指他的“书舟”书屋所在地。他在“书舟”书屋的“旧事”如何,这里没有明说。但他在另外一些词中,曾经隐隐约约提到。如:“葺屋为舟,身便是、烟波钓客”(《满江红》),“故园梅花正开时,记得清尊频倒”(《孤雁儿》),可以推断,它是比较舒适和值得留恋,值得回忆的。但如今,“恨星星、不堪重记”。发已星星变白,而人又在异乡客地,故而更加不堪回首往事。以下则直陈其现实的苦恼:“如今但有,看花老眼,伤时清泪。”“老”与“伤时”,均于此几句中挑明。作者所深怀着的家国身世的感触,便借着惜花、伤春的意绪,尽情表出。然而词人并不就此结束词情,这是因为,他还欲求“解脱”,因此他在重复叙述了“不怕逢花瘦,只愁怕、老来风味”的“嗟老”之感后,接着又言:“待繁红乱处,留云借月,也须拚醉。”“留云借月”,用的是朱敦儒《鹧鸪天》成句(“曾批给雨支风券,累奏留云借月章”)。连贯起来讲,意谓:乘着繁花乱开、尚未谢尽之时,让我“留云借月”(尽量地珍惜、延长美好的时刻)、拚命地去饮酒寻欢吧!这末几句的意思有些类似于杜甫的“且看欲尽花经眼,莫厌伤多酒入唇”(《曲江》),表达了一种且当及时行乐的消极心理。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一起成长,一起阅读,一起分享美好时刻,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