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

虞美人·落花已作风前舞|叶梦得|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3-19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虞美人·落花已作风前舞》由叶梦得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一首即兴抒情之作,写暮春雨后两位友人同饮林禽花下的情景。上阕写景,下阕抒情。“落花”之“风前舞”,能给人以不甘心生命的完结的启迪。花落了,又有“千丈”“游丝”在晴空袅娜,这又是一种生命的律动。既然人生像花一样不能久存,,为何不携手花下同醉?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饮酒也有完结之时。我劝美人们别因此皱眉,我也是多情种,可酒已尽!由自然而人生,品嚼出对生命的思索。语短情长,言简意丰,耐人品味。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虞美人·落花已作风前舞

  作者:叶梦得

  (雨后同干誉、才卿①置酒来禽②花下。)

  落花已作风前舞,又送黄昏雨。晓来庭院半残红,惟有游丝千丈罥③晴空。

  殷勤花下同携手,更尽怀中酒。美人不用敛蛾眉④,我亦多情无奈酒阑⑤时。

注释

  ①干誉、才卿:皆叶梦得友人,生平事迹不详。

  ②来禽:林檎别名,南方称花红,北方称沙果。

  ③罥:juàn,缠绕。

  ④蛾眉:螺子黛,乃女子涂眉之颜料,其色青黑,或以代眉毛。眉细如蛾须,乃谓蛾眉。更有以眉代指美人者。

  ⑤酒阑:酒已喝干。阑:残,尽,晚。

翻译

  落花在风中飞舞,又送走黄昏时的风雨。清晨以来,庭院里处处是被风吹落的花,只有飘飘荡荡的游丝,在天空中飞来荡去。我们以前曾在花前携手同游,满怀情意举杯痛饮。佳人不要因这时光的惜别而伤心愁苦。我情意深厚,只是酒尽时分,我也对人生无常感到无可奈何。

讲解

  这首小词以健笔写柔情,以豪放衬婉约,颇得东坡婉约词之妙。

  上片写景,景中宴情。昨夜一场风雨,落花无数。晓来天气放晴,庭院中半是残花。内容极为简单,写来却有层次,且有气势。从时间来看,重点清晨,也即“晓来”之际;昨夜景象是从回忆中反映出来的。意境颇类李清照《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但李词较凝炼,叶词较舒展。一般写落花,都很哀婉低沉,如欧阳修《蝶恋花》“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秦观《千秋岁》“春去也,飞红万点愁如海”,均极凄婉之致。可是这里却用另一种手法,不说风雨无情,摧残落花,而以落花为主语,说它风前飞舞,把“黄昏雨”给送走了。创意甚新,格调亦雅。晓来残红满院,本易怅触愁情,然词人添上一句“唯有游丝千丈晴空”,情绪遂随物象扬起,给人以高骞明朗之感,音调也就高亢起来。

  下片抒情,情真意切。前二句正面点题,写词人雨后同干誉、才卿两位友人来禽花下饮酒。来禽,即林檎,南方叫花红,北方名沙果。此时词人盖已致仕居湖州卞山下,故能过此闲适生活。“殷勤花下同携手”,写主人情意之厚,友朋感情之深,语言简练通俗而富于形象性,令人仿佛看到这位贤主人殷勤地拉着干誉、才卿入座。“花下”当指林檎树下。还“更尽杯中酒”,一方面见出主人殷勤劝饮,犹如王维《送元二使安西》中所说的“劝君更净杯酒”;一方面也显出词情的豪放,如欧阳修《朝中措》中所写的“挥毫万字,一饮千钟”。

  结尾二句写得最为婉转深刻,曲折有味。所以明人沈际飞评曰:“下场头话,偏自生情生姿,颠播妙耳。”(《草堂诗余正集》卷二)古代达官、名士饮酒,通常有侍女或歌妓侑觞。此云“美人不用敛蛾眉,我亦多情无奈酒阑时”,“美人”即指侍女或歌妓而言,意为美人愁眉不展,即引起词人不欢。其中“酒阑时”乃此二句之规定情境。酒阑意味着人散,人散必将引起留恋、惜别的情怀,因而美人为此而敛起蛾眉,词人也因之受到感染,故而设身处地,巧语宽慰,几有同其悲欢慨。

  明人毛晋称其词“不作柔语殢人,真词家逸品”(《石林词跋》),确为有识之见。

赏析

  本词表现惜花伤春,留连光景及伤别的情怀。上片写春暮景色,意境清新高旷。下片切题,写留客惜时的感受,结尾三句抒发春尽、酒阑、人散的哀愁。殷勤花下同携手,更尽相当于中酒。“殷勤”二句写殷勤地邀请斡誉、才卿诸位同僚携手同游于“来禽花下”赏花送花,“更尽杯中酒”,化用五维《送元二使安西》:“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诗意,暗示残花将尽,应乘时游赏,送花落春归,故友相聚,自当放怀畅饮。一旦故友离别,纵有繁花亦会徒增伤感也。最后两句最为曲折有情味。古代文人雅士饮酒,常有侍女或歌妓 觞。这里的美人即属此类。美人敛蛾眉,一为伤春,二为惜别。于是作者劝慰说,你不必如此,我也多情善感,“无奈酒阑时”,在酒喝完之时也难以忍受。因为酒阑即要分别。本已伤春,而又要与友人离别,情何以堪。故其感伤之重点还在离别上,切合题中置酒之事,使全词的抒情更深婉有味。故沈际飞评曰:“下场头话,偏自生情生姿,颠播妙耳”(《草堂诗余正集》卷二)。全词寓意丰厚,情致深曲。

【作者介绍】

  叶梦得(1077~1148) 宋代词人。字少蕴。苏州吴县人。绍圣四年(1097)登进士第,历任翰林学士、户部尚书、江东安抚大使等官职。晚年隐居湖州弁山玲珑山石林,故号石林居士,所著诗文多以石林为名,如《石林燕语》、《石林词》、《石林诗话》等。绍兴十八年卒,年七十二。死后追赠检校少保。 在北宋末年到南宋前半期的词风变异过程中,叶梦得是起到先导和枢纽作用的重要词人。作为南渡词人中年辈较长的一位,叶梦得开拓了南宋前半期以"气"入词的词坛新路。叶词中的气主要表现在"英雄气"、"狂气"、"逸气"三方面。更多唐诗宋词赏析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相关文章。

  叶梦得的创作活动,以南渡为界,可分为两个阶段。早期词不出传统题材,作风婉丽。其词集第一首〔贺新郎〕词,相传为应真州妓女之请而写,播于歌者之口,正代表他早期词作的格调。但这类词在《石林词》中为数甚少。关注说他“晚岁落其华而实之,能于简淡时出雄杰,合处不减靖节、东坡之妙”(《题石林词》)集中所存,大抵属此,如毛晋所说“不作柔语□人”(《石林词跋》)。可见他随着社会的巨变而学习苏轼词风,用词抒发家国之恨和抗敌之志。如〔念奴娇〕“云峰横起”就完全模仿苏轼“大江东去”,并用原韵。〔鹧鸪天〕“一曲青山映小池”更将苏诗组织入词。他写景是“汹涌三江,银涛无际,遥带五湖深”(〔念奴娇〕),咏怀是“何似当筵虎士,挥手弦声响处,双雁落遥空;老矣真堪愧,回首望云中”(〔水调歌头〕),与张元干、张孝祥等词人一样,都是辛派词的先驱。苏轼词的豪放,原本包括沉雄与清旷两个方面,叶梦得也有不少清旷之作,如“生涯何有但青山,,小溪湾,转潺□;投老归来,终寄此山间”(〔江城子〕),“柳絮尚飘庭下雪,梨花空作梦中云,竹间篱落水边门”(〔浣溪沙〕)。当然他的成就尚不能与苏轼比肩。恰如王灼所言,在苏派词人中晁补之、黄庭坚是学苏而得其七八分者,而叶梦得则得六七分(《碧鸡漫志》卷二)。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一起成长,一起阅读,一起分享美好时刻,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