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

浣溪沙·不信芳春厌老人|贺铸|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3-18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浣溪沙·不信芳春厌老人》由贺铸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此作以议论为词,有一股不服老的倔强之气,一种恋生之乐的昂扬进取精神,此处不能视为颓唐,“惜春行乐莫辞频”,乃是积极人生态度的剖白。这都是为了在醉中找回“真我”,在醉中享受到自由自在的欢乐。可以看出词人在日常生活中所感受到的压抑。此作本身也可视为醉中寻求解脱与快乐的方式。他以艺术创作渲泄自己的诸多不平情绪,寻求一种那怕是暂时的快乐。此作带有与封建正统文化相抗衡的某种色彩。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浣溪沙·不信芳春厌老人

  作者:贺铸

  不信芳春厌老人,老人几度送余春。惜春行乐莫辞频①。

  巧笑艳歌皆我意②,恼花颠酒拚君瞋③,物情唯有醉中真④。

注释

①“惜春”句:前蜀李珣《浣溪沙》:“遇花倾酒莫辞频。”
②巧笑:美好的笑貌。《诗·卫风·硕人》:“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艳歌,描写有关爱情的歌辞。梁武帝《子夜歌》:“朱口发艳歌,玉指弄娇弦。”
③“恼花”句:杜甫《江畔独步寻花七绝句》其一:“江上被花恼不彻,无处告诉只颠狂。”瞋(chēn):发怒时睁大眼睛。
④物情:物理人情。醉中真:李白《拟古十二首》其三:“仙人殊恍惚,,未若醉中真。”

翻译

  我不相信春天会讨厌老年人,老年人还要送走几个残春?尽情地惜春行乐吧,且不要嫌沉溺行乐太多太频。

  美丽的笑容,艳情的歌曲,都特别符合我的情味。我爱花爱酒简直要爱得发狂,也不怕你嗔怪责备。因为物性人情,只有在大醉中才最纯真可贵。

讲解

  本词抒写惜春恋春之情。贺铸是宋代帝王宾裔,又娶宗室之女为妻,按理说应该仕途青云,一帆风顺。便他喜欢议政,又不媚权贵,所以抑郁不得志,以致愤而退居苏州盘门南十里处的横塘。然虽寄意山水,纵情诗酒,却时流露不平之气。上篇写惜春之意,寓有垂老之叹。下片写乐春之态,表面上似乎甘心醉于歌笑,沉溺于醉乡,但在其佯狂的腔调中,不难体会出内心有一股愤懑不平之气。这首小令即是词人临老惜春的感怀之作,在无可奈何的惜春心绪中,寄寓着不尽的夙志难酬之情。词的上片,紧扣“老人”与春的关系落笔,得出惜春行乐的结论。词的下片,巧笑艳歌,恼花颠酒,均承惜春行乐而来。只要我“适”意 ,莫管“君”嗔怪,此种真情,惟有醉时能够自然流露,这真是“不失其赤子之心”了。

赏析

  贺铸为人豪放直率,不惮权贵。《宋史》本传载:“喜论当世事,可否不少假借,虽贵要权倾一时,小不中意,极口诋之无遗辞,人以为近侠。”因此终生不得志,晚年则退居吴下,闲居而终。本词当是其晚年所作,小词的立意十分明确,它直抒人生易老的感慨,希望在有生之年及时行乐。词中所说的“芳春”,并非实指春天,而是指人的短短几十年而言。全词一扫旖旎之态,全然是一片豪放不羁之言。曹操曾有诗云:“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与贺铸这首小词相比,曹诗凝重沉郁,贺词则嬉笑人生,读起来感觉更俏皮一些。 

【作者介绍】

  贺铸(1052-1125年3月18日) 字方回,又名贺三愁,自号庆湖遗老,祖籍山阴(今浙江绍兴),生长于卫州(今河南汲县)。长身耸目,面色铁青,人称贺鬼头。孝惠皇后族孙,授右班殿直,元佑中曾任泗州、太平州通判。晚年退居苏州,杜门校书。不附权贵,喜论天下事。能诗文,尤长于词。其词内容、风格较为丰富多样,兼有豪放、婉约二派之长,长于锤炼语言并善融化前人成句。用韵特严,富有节奏感和音乐美。部分描绘春花秋月之作,意境高旷,语言浓丽哀婉,近秦观、晏几道。其爱国忧时之作,悲壮激昂,又近苏轼。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等对其词均有续作,足见其影响。代表作为《青玉案·横塘路》、《鹧鸪天·半死桐》、《芳心苦》、《生查子·陌上郎》、《浣溪沙》([一]、[二]、[三])、《捣练子·杵声齐》、《思越人》、《行路难·小梅花》、《凌歊·控沧江》、《捣练子·望书归》、《采桑子》等,其中以《青玉案·横塘路》、《鹧鸪天·半死桐》、《芳心苦》三首为最著名。《鹧鸪天·半死桐》悼念词人相濡以沫的妻子,字字悲切,如泣如诉,“空床卧听南窗雨,谁复挑灯夜补衣”这一句更是饱含深情,哀婉凄绝。《芳心苦》写“断无蜂蝶慕幽香,红衣脱尽芳心苦”的荷花,视角新奇却又不失于理,且托物言志,可谓手法高妙。更多唐诗宋词赏析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相关文章。

  贺铸年少读书,博学强记。任侠喜武,喜谈当世事,“可否不少假借,虽贵要权倾一时,小不中意,极口诋之无遗辞”(《宋史·贺铸传》)。17岁时离家(辉县)赴汴京,曾任右班殿直。监军器库门,出监临城县酒税。元丰元年(1078)改官滏阳都作院。五年赴徐州领宝丰监钱官。由于所任皆冷职闲差,抑郁不得志,自称“四年冷笑老东徐”。元祐三年(1088)赴和州任管界巡检。此虽武职,但位低事烦,不遂其愿。不久因李清臣、苏轼推荐,改文职,任承事郎,为常侍。旋请任闲职,改监北岳庙。绍圣二年(1095)授江夏宝泉监,在任上整理旧稿,编成《庆湖遗老前集》。元符元年(1098)因母丧去职,不久东归,游历或居住于苏、杭一带。徽宗建中靖国元年(1101),服丧期满,召为太府寺主簿,继又改任宣议郎,通判泗州。崇宁四年(1105)迁宣德郎,通判太平州。再迁奉议郎。大观三年(1109)以承议郎致仕,卜居苏州。重和元年(1118)以太祖贺后族孙恩,迁朝奉郎,赐五品服。他因尚气使酒,终生不得美官,悒悒不得志。晚年更对仕途灰心,在任一年再度辞职,定居苏州。家藏书万余卷,手自校雠,以此终老。这一时期,他继续编成《应湖遗老集》。宣和七年(1125)二月甲寅(十二)日(3月18日)卒于常州之僧舍。存词280余首。

【宋词英译】

Bleaching Silk in the Stream


The idea that sweet spring hates the aged I doubt:

How many springs ahead can the aged enjoy?

One can’t be too frequent in spring to roam about!


In laughs and songs I’m true as a small naïve boy;

For one is really honest only when he’s drunk.

Abusing th’ wine and bloom I try to you annoy!

【词牌简介】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一起成长,一起阅读,一起分享美好时刻,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