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

绮寮怨·上马人扶残醉|周邦彦|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3-18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绮寮怨·上马人扶残醉》由周邦彦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一首写羁旅伤感的词作。开头两句表现词人的潦倒和狼狈。接下不说原委,而写途中所见。津亭败壁、蛛丝网罩——乃是岁月的足迹。下阕开头“去去倦寻路程”才对首二句作了正面回答。旧地重经,席上奏起“旧曲”。此时只是想到曾为我樽前演唱的“故人”。下阕是词人意识流程的真实记录,表现如烟往事,在重经故地时——涌上心头。故尔才有了起首“上马人扶残醉,晓风吹未醒”的麻木,以逃避忆旧(尤其是那位善唱的“故人”)给自己带来的深沉痛苦。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绮寮怨·上马人扶残醉

  作者:周邦彦

  上马人扶残醉,晓风吹未醒。映水曲,翠瓦朱檐,垂杨里,乍见津亭。当时曾题败壁,蛛丝罩,淡墨苔晕青。念去来,岁月如流,徘徊久,叹息愁思盈。

  去去倦寻路程。江陵旧事,何曾再问杨琼?旧曲凄清,敛愁黛,与谁听?尊前故人如在,想念我,最关情。何须渭城?歌声未尽处,先泪零。

注释

①  绮寮怨:周邦彦创调。

② 晓风句:柳永《雨霖铃》:“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③ 去来:过了以后。来,语助词。

④ 去去:有二义,一是走又走,越走越远;一是去了又去,厌其频繁。此处当是后者。

⑤ 杨琼:唐代名妓名。此处代指意中人。

⑥ 愁黛:愁眉。

⑦渭城:即《渭城曲》,又名“阳光三叠”,本王维的《送远二使安西》诗,后作为离别之歌。渭城位于陕西省咸阳市南部,关中盆地中部,秦都区以东,渭河以北。曾是秦王朝的国都所在地,又是周、汉、隋、唐等王朝的京畿之地。

【译文】                                    

  残醉朦胧之中,我上了马出发,凉爽的晨风吹着我,依旧半梦半醒。经过弯曲的河畔,看见翠瓦朱檐在水中倒映,垂杨和津亭,也都掩映在朦胧的波光里。当时,我曾在残破的墙壁题诗表达自己的志向,而今时日已久,墙壁上结着蜘蛛丝网笼,淡淡墨迹上有青苔铺过的影子,想人生一世沉沉浮浮,岁月象江河奔流不停。久久徘徊,叹息愁思无法停止。走呵走,已厌倦再往前行。回忆中荆州往年听歌的旧事最难忘,而从此后再没有见过唱歌的杨琼。她唱着旧日的歌曲,歌声与从前一样动人,只是她心不含愁,不知谁是知音?以前的酒友假如也在这里,定会想念我,虽然不出关,但一曲《渭城曲》,曲未唱完,我已涕泪零零,感动不已。

赏析

  《绮寮怨》这一词牌始见于《清真集》,是周邦彦的自制曲,并且在《清真集》中只有这一首。绮寮,雕饰精美的窗户。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中有“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的句子。这里的“绮”与“绮寮”的“绮”同意。“绮寮”再着一个“怨”字便有很重的深闺寂寞之感,适合表达相思怀人,离愁别绪这样一些感情。周邦彦工于词,应该是很注意词牌与词的内容之间关系的。比如上一次我们讲解过的《解连环》,其中运用了“解连环”这一典故。其出自《战国策·齐策六》:“齐君王后当国,秦遗齐玉连环,使解之。君王后引椎之,而谢使者曰:‘谨以解矣。’”我们可以抓住这个典故中的两点,一是,齐王后是位女性,二是齐王后强解连环。这就给了我们一些暗示,词人的情人是主动决绝的离开词人的。再就是联系“连环”本身的形象,也暗示了词人悱恻缠绵、回环往复的感情之环难以解开。总之,绮寮怨这一词牌暗示了词的内容是比较悲凄的。

  这首词据孙虹(《清真集》的作者)考证作于荆州。词人曾在熙宁四年(1071)年与这位歌女(词中用杨琼代指)在荆州同游,熙宁五年(1072)春天之前离开荆州。再次回到荆州时已经时隔三十五、六年。(《周邦彦词选》孙虹、任翌选注  中华书局 2005年)我们不去深究这首词写作的时间和地点,就这首词流露的感情来说,应该是作者重回故地,在离开时突然看见过去自己与情人分别时的津口亭馆,所激起的对情人的深切的思念之情。

  “上马人扶残醉,晓风吹未醒”起句很是突兀。“上马人扶残醉”隐括李白《鲁中都东楼醉起作》诗:“阿谁扶上马,不省下楼时。”晓风即晨风。从“残醉”和“晓风”两句可以看出词人通宵饮酒,直到天亮。柳永有词“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晓风尤能吹去醉意。周词中词人不仅不知道谁人扶上马,而且吹不醒,可见词人醉酒的浓度和深度,不可破除。作者由酒醉不醒写起,却掩盖了酒醉的起因,这是词人写词的顿挫处,也为后面感情的抒发埋下了伏笔。

  “映水曲、翠瓦朱檐,垂杨里、乍见津亭。”水曲,水流曲折处。翠瓦,绿色的琉璃瓦。津亭,渡口亭馆。这里要注意“乍”字,一个字透出很多惊讶来。猛然间看见了柳荫中的渡口亭馆,它坐落在水流曲折处,绿瓦红檐,特别醒目。“乍见津亭”惊醒了词人的醉意,也唤起了词人的记忆。“当时曾题败壁,蛛丝罩、淡墨苔晕青。”败壁,破败剥落的墙壁。晕苔青,只绿色的苔藓。意为多年以前,,我曾在津亭的墙壁上题词,现在墙壁已经破败剥落,蛛丝笼罩,墨迹淡化,苔晕青青。这引起词人很大的伤感。“念去来、岁月如流,徘徊久、叹息愁思盈。”“去来”,指不停的奔波。岁月如流,谢灵运《拟魏太子邺中题诗八首》序文:“岁月如流,零落将尽。”是说时间好像流水一样飞逝而过。“徘徊久、叹息愁思盈”,暗用江淹《别赋》中的句子:“明月白露,光阴往来,与子之别,思心徘徊。是以别方不定,别理千名。有别必怨,有怨必盈。”以上句意为年去岁来,时间好像流水一样过去,我在此地徘徊留恋,叹息声声,有满怀的愁思。这是上半阙,写思情。先写自己通宵饮酒大醉,由乍见津亭念及败壁题词,勾起自己对往事的回忆,渐渐明白醉酒之因。但是还不是很明显,对往事的回忆只是由津亭,败笔题词带过,也没有明确怀念对象。留下感情线索,在下半阙展开。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一起成长,一起阅读,一起分享美好时刻,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