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

过秦楼·水浴清蟾|周邦彦|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3-18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玉楼春·桃溪不作从容住》由周邦彦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一首即景思人之作。先写秋夜之景:夜空里一弯新月,凉风使树叶晃动,街头人马声已归于沉寂。这唤起对美好往事的回忆,当年凭栏闲看她的娇憨可爱,历历在目。又转写今日孤独,离别后天各一方,音信阻隔,连梦也无。又写所思之人:自别离后怕梳妆,镜里容颜日瘦,“梅风”三句在景语中进一步表述人生来都要自然老去的不可抗拒。接下说自己为了所思之人而伤感,只能数着稀落的星星发呆。此词深婉缠绵地表现了男子思念情人的细腻真情,很有意识流的色彩。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过秦楼·水浴清蟾①》

  作者:周邦彦

  水浴清蟾②,叶喧凉吹,巷陌马声初断。闲依露井,笑扑流萤③,惹破画罗轻扇。人静夜久凭栏,愁不归眠,立残更箭④。叹年华一瞬,人今千里,梦沉书远⑤。
  空见说鬓怯琼梳,容消金镜,渐懒趁时匀染⑥。梅风地溽⑦,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⑧。谁信无聊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


注释
①过秦楼:词牌名。
②清蟾:明月。
③笑扑流萤:扑捉萤火虫。
④更箭:古代以铜壶水滴漏,壶水中立箭标刻度以计时辰。
⑤梦沉:梦灭没而消逝。
⑥趁时匀染:赶时髦而化妆打扮。
⑦溽(rù):湿润。⑧舞红:落花。

【题解】

  本篇当是周邦彦于宋哲宗元祐八年(1093)年至绍圣三年(1096)知溧水县时所作,是怀人之词。大概是词人想念汴京的旧情人,慨叹千里分隔,不能厮守。

【句解】

  水浴清蟾,叶喧凉吹,巷陌马声初断。闲依露井,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

  “清蟾”,代指月亮。中国古代神话说月亮里住着一只蟾蜍,故月亮又称“蟾宫”。起首三句写夜景,街道上车水马龙的声音刚刚消失,月亮像是从水里洗过一样,清洁明亮,晚风吹过树叶,发出悦耳的声响,空气清凉。“叶喧凉吹”四字,自李商隐《雨》诗“秋池不自冷,风叶共成喧”化出,而凝练华美过之。“露井”,是人家庭院里露天的井台。“笑扑流萤,惹破画罗轻扇”,从杜牧《秋夕》诗“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化出。着一“笑”字,顿有飞舞之势,“惹破”亦富动感。周邦彦善于化用前人佳句,而能推陈出新。

  人静夜久凭阑,愁不归眠,立残更箭。叹年华一瞬,人今千里,梦沉书远

  愁人能奈此良夜何!“笑扑流萤”的那些人儿安静下来了。只有我一个人,倚着栏杆,静静地倾听漏壶的水都滴尽了,还是睡意全无。如此良夜,竟然愁不能眠。所愁何事?原来是在哀叹时间流逝太快,许多年竟然在一瞬间过去了。当年的情人,如今相隔千里,彼此间连寄一封书信都难,连梦也变得沉重,梦魂难以飞越关山相见。

  空见说、鬓怯琼梳,容销金镜,渐懒趁时匀染。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

  许久未曾相见了。只是从你的书信中,知道你近来梳头时叹息头发比从前稀疏,照镜子时感叹容颜比从前憔悴。你在信中说,渐渐地都没有梳妆打扮的心思了。“匀染”,是指女子在脸上涂抹饰品。“趁时”,是赶着早上起来化妆。“梅风地溽,虹雨苔滋”八个字,是江南风景。据此,可以判断本篇作于知溧水县任上。溧水地近长江,梅雨季节,雨水过多,地面自然是湿的,连清风都带有水的气息,雨后将晴,苔藓便在湿地上疯长。就在这样的梅雨季节里,篱笆架上已是绿肥红稀。“一架舞红都变”,于花而言,如何可以,然而竟是如此斩截!于人而言,难以接受、却又不能不接受这样一个现实。是错愕,更是痛惜。“虹雨苔滋”,是用杜甫《雨四首》“楚雨石苔滋,京华消息迟”的语典,暗寓江南与京师乖隔,有情人音信全无。“舞红”一词,自孙光宪《浣溪沙》词“花渐凋疏不耐风。画帘垂地晚堂空。堕阶萦藓舞愁红”化出。“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三句,意境亦与孙光宪词略同,而警策过之。

  谁信无憀,为伊才减江淹,情伤荀倩。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

  “无憀”,同“无聊”。又有谁知道我都是为了她呢,为了她才如此惆怅感伤,为了她才如此情何以堪。都只因为牵挂她的缘故,我才变得比才尽了的江淹、伤心过度损坏了身子的荀粲还要不堪啊。“才减江淹”和“情伤荀倩”,是两个著名的典故。《南史·江淹传》里说江淹少年才俊,以文章著名,晚年才思衰竭,曾经梦见张协向他索要怀中锦绣,郭璞向他索要五色笔,从此再也写不出好文字,时人谓之“江郎才尽”。荀粲,字奉倩,西晋人。《世说新语·惑溺》篇说荀粲与妻子极恩爱,妻子不幸在冬天得热病,荀粲就赤身走到屋外将身体冷却下来,回到屋里用自己的身体给妻子降温。妻子死后不久,荀粲也死了。刘孝标注引《粲别传》说,妻子死后,荀粲过于伤心,朋友傅嘏前来吊唁,看见荀粲不哭但是神魂黯然,就和他说,“你的妻子不过就是长得好看一点儿罢了,又没有什么特殊才学。这样的女人,何愁不能再找一个阿?你有必要这样伤心吗?”荀粲说:“佳人难再得啊!我那妻子虽然不敢说是倾城倾国貌,但只怕世间也不容易找到的。”荀粲终因伤心过度而死。死时年仅二十九岁。叹息也罢,伤心也罢,终有何用呢?一个人静夜独坐,猛抬头,只见银河西沉,天边残存着稀稀拉拉的几颗寒星而已。“但明河影下,还看稀星数点”二句,承上片“人静夜久凭阑,愁不归眠,立残更箭”三句,中间穿插许多感叹,如此前后遥相呼应,章法亦奇。

【评解】

  本篇不过是相思艳情之作,上下两片浑然一体,由月夜写起,写月下相思,无心睡眠,独自惆怅到天明,往日恩情萦怀在心,终究不能忘却。通篇以月夜为线索,由入夜写到天将亮时,别后相思,当下无聊,都在月下娓娓叙出。李攀龙评价本篇说:“出口成词,平平铺叙,自有一种闲情,不当以凡品目之。”(见《草堂诗馀隽》所引)陈廷焯《云韶集》评价本篇:“婉约芊绵,凄艳绝世,满纸是泪,而笔墨极尽飞舞之致。” 周济《宋四家词选》里说:“‘梅风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红都变’,入此三句,意味淡厚。”


讲解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一起成长,一起阅读,一起分享美好时刻,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