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

惜分飞·泪湿阑干花著露|毛滂|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3-17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惜分飞·泪湿阑干花著露》由毛滂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一首青春恋情的悲歌。上阕写别离画面。起句写离别时对方珠泪纵横,有如花枝著露,教人既爱怜又心疼。接着写伊人的悲哀:那紧蹙的眉头,如碧峰聚簇一样,显得哀愁态重。第三句,说自己要与她平分愁苦,以无言的双眼细细打量。下阕写别后在僧舍的刻骨相思。“短雨残云”为离愁加声加色,使其更加农重。“寂寞”句,则担心与她一别而成永诀。而结尾三句,设想今夜情思;自己入住深山僧舍,而将“断魂”付与江潮,伴随对方飘流天涯。其孤苦之情,愁思之意,尽在不言中。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惜分飞·泪湿阑干花著露①》

  作者:毛滂

  (富阳僧舍作别语赠妓琼芳)

  泪湿阑干花著露②,愁到眉峰碧聚③。 此恨平分取,更无言语空相觑④。

  短雨残云无意绪⑤,寂寞朝朝暮暮。 今夜山深处,断魂分付潮回去⑥。

注释

①惜分飞:毛滂创调,词咏唱别情。
②阑干:眼泪纵横的样子。
③眉峰碧聚:双眉紧锁,眉色仿佛黛色的远山。
④觑(qù):细看。
⑤短雨残云:喻情侣分离。
⑥断魂句:意即将哀伤的心魂托付潮水带到情人身边。刘长卿《秋风清》词:“潮水无情亦解归,自怜长在新安住。”

翻译

  泪水涟涟,如同梨花一枝春带雨露,黛色的双眉如同,秀丽的双峰并立。这种愁,我与你共同担当,两双泪眼满含着情意,默默相互望着,此时空气在空中已经停滞,我们俩都无话可说。如今我眼中,所看到的只是些残云萧条的景色,心情毫无欢乐可言。整日的寂寞我实在难过,任时刻如水东流逝去。今夜我住在深山里,对你的思念之情却如潮水,难以平息。

讲解

  一日,苏轼于席间,听歌妓唱此词,大为赞赏,当得知乃幕僚毛滂所作时,即说:“郡寮有词人不及知,某之罪也。”于是派人追回,与其留连数日。毛滂因此而得名,此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并非是事实。苏轼知杭州时,是元祐四年(1089)至元祐六年,而毛滂于元祐三年已出任饶州司法参军,直至元祐七年还在饶州任上。此时不可能为东坡的杭州僚佐。另,根据史料,毛滂早在东坡知杭州前就受知于苏轼弟兄。苏轼于元祐三年曾为毛滂写过“荐状”,称其“文词雅健,有超世之韵”。“保举堪充文章典丽可备著述科”。但此故事正说明此词传诵人口之广。

  全词写与琼芳恨别相思之情。

  上片,追忆两人恨别之状。“泪湿阑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是回忆相别时,心上人的哀愁容颜。“泪湿阑干花著露”,用白居易《长恨歌》“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露”诗意,写女子离别时泪流潸潸,如春花挂露。“阑干”眼泪纵横散乱貌。“愁到眉峰碧聚”化用张泌《思越人词》:“黛眉愁聚春碧”句,写忧愁得双眉紧蹙的神态。这两句化用前人诗句描写女子的愁与泪,显得优美而情致缠绵悱恻。“此恨平分取”一句,将女子的愁与恨,轻轻一笔转到自己身上,从而表现了两人爱之深,离之悲。“更无言语空相觑”一句,回忆两人伤别时情态,离别在即,两人含泪相视,此时纵有千言万语,又从何处说起?“更无言语”比“执手相看泪眼,更无语凝噎”(柳永《雨霖铃》)更进一步表达痛切之情,因其呜咽声音都无,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了。一个“空”字,下得好,它带出了多少悲伤、忧恨!无怪后人赞道:“一笔描来,不可思议。”(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

  下片写别后的羁愁。“断雨残云无意绪”二句,言词人与心上人别后的凄凉寂寞。“云雨”出自宋玉《高唐赋序》,后指男女欢爱。“断雨残云”喻男女分离,人儿两地,相爱不能相聚,怎不令羁旅者呼出“无意绪”呢?那别离的“朝朝暮暮”只有“寂寞”伴随,那思念之情就更加强烈。故结句道:“今夜山深处,断魂分付潮回去。”言羁者在富阳山深处的僧舍中,而所恋之人远在钱塘,他们相隔千百里,只有江水相连,在辗转反侧中,听江涛拍岸,突发奇想:人不能相聚,那么将魂儿交付浪潮,随流水回到心上人那里。结语的寄魂江涛,是个奇异的想象,如此将刻骨铭心的相思,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

  此词感情自然真切,音韵凄惋,直抒胸臆,与形象比喻奇异想象相结合,达到了“语尽而意不尽,意尽而情不尽,何酷似秦少游也”(周辉《清波杂志》)的艺术效果。

赏析

  此为毛滂代表作。据《西湖游览志》载:元祐中,苏轼知守钱塘时,毛滂为法曹椽,与歌妓琼芳相爱。三年秩满辞官,于富阳途中的僧舍作《惜分飞》词,赠琼芳。一日,苏轼于席间,听歌妓唱此词,大为赞赏,当得知乃幕僚毛滂所作时,即说:“郡寮有词人不及知,某之罪也。”于是派人追回,与其留连数日。毛滂因此而得名,此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并非是事实。苏轼知杭州时,是元祐四年(1089)至元祐六年,而毛滂于元祐三年已出任饶州司法参军,直至元祐七年还在饶州任上。此时不可能为东坡的杭州僚佐。另,根据史料,毛滂早在东坡知杭州前就受知于苏轼弟兄。苏轼于元祐三年曾为毛滂写过“荐状”,称其“文词雅健,有超世之韵”。“保举堪充文章典丽可备著述科”。但此故事正说明此词传诵人口之广。

  全词写与琼芳恨别相思之情。上片,追忆两人恨别之状。“泪湿阑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是回忆相别时,心上人的哀愁容颜。“泪湿阑干花著露”,用白居易《长恨歌》“玉容寂寞泪阑干,梨花一枝春带露”诗意,写女子离别时泪流潸潸,如春花挂露。“阑干”眼泪纵横散乱貌。“愁到眉峰碧聚”化用张泌《思越人词》:“黛眉愁聚春碧”句,写忧愁得双眉紧蹙的神态。这两句化用前人诗句描写女子的愁与泪,显得优美而情致缠绵悱恻。“此恨平分取”一句,将女子的愁与恨,轻轻一笔转到自己身上,从而表现了两人爱之深,离之悲。“更无言语空相觑”一句,回忆两人伤别时情态,离别在即,两人含泪相视,此时纵有千言万语,又从何处说起?“更无言语”比“执手相看泪眼,更无语凝噎”(柳永《雨霖铃》)更进一步表达痛切之情,因其呜咽声音都无,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了。一个“空”字,下得好,它带出了多少悲伤、忧恨!无怪后人赞道:“一笔描来,不可思议。”(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一起成长,一起阅读,一起分享美好时刻,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