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

满庭芳·晓色云开|秦观|注释|翻译|赏析|讲解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3-17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满庭芳·晓色云开》由秦观创作,被选入《宋词三百首》。这是一首伤春怀旧之作,寄寓词人失意的身世之感。上阕写景为主,从天气景物写到人事,又从人相会写到离别。东风吹送“朱门”传出的筝声,正是触发下阕忆旧愁怀的媒介。下阕抒情为主,回忆往昔多艳情的富贵与欢洽,以突出十年如梦、屈指堪惊的失落痛楚。强烈的反差,加强了凭倚着栏杆久久眺望的寂寞。人生如梦,繁华很快即变成过眼云烟的无常之叹,尽在“疏烟淡日,寂寞下芜城”的境界之中。更多宋词赏析文章敬请关注习古堂国学网的《宋词三百首》专栏。

【原文】

  《满庭芳·晓色云开》

  作者:秦观

  晓色云开,春随人意,骤雨才过还晴。古台芳榭,飞燕蹴红英。

  舞困榆钱自落,秋千外、绿水桥平。东风里,朱门映柳,低按小秦筝。

  多情,行乐处,珠钿翠盖,玉辔红缨。渐酒空金榼,花困蓬瀛。

  豆蔻梢头旧恨,十年梦、屈指堪惊。凭阑久,疏烟淡日,寂寞下芜城。

注释

①榭:建于高台上的木屋,多作游观这所。

②蹴(cù):踢,踏。红英:红花。

③朱门:红门,古代秦地所造的一促弦乐器。秦,指今陕西一带。

④珠钿:珍珠镶嵌的首饰。

⑤翠盖:翠羽装饰的车盖。

⑥玉:镶玉的马嚼和缰绳。

⑦榼(kē):盛酒器。蓬瀛:传说中的海上仙山蓬菜、瀛洲。

⑧豆蔻:其花尚大开者,多比作少女。

⑨芜城:扬州。

【译文】

  拂晓的曙色中云雾散净,好春光随人意兴骤雨才过天色转晴。古老的亭台,芳美的水榭,飞燕穿花啃落了片片红英。榆钱儿像是舞得困乏,自然地缓缓飘零,秋衙摇荡的院墙外,漫涨的绿水与桥平。融融的春风里杨垂荫朱门掩映,传出低低弹奏小秦筝的乐声。回忆起往昔日多情人, 游行乐的胜景,她乘着翠羽伞盖的香车,珠玉头饰 发顶,我骑着缰绳精美的骏马,装饰了几楼红缨。金杯时美酒渐空,如花美人厌倦了蓬瀛仙境。豆蔻年华的青春少女呵,往日同我有多少别恨离情,十年间浑然大梦,屈指算令人堪惊。凭着栏杆久久眺望,落日昏蒙,寂寞地沉入了扬州城。

赏析

  此词当写于绍圣四年(1097)作者初被谪时所写。

  词分今昔两层写,写作上运用了倒叙手法,先写往日光景,再写今日情景,反衬今日的落寞情怀。整首词语言清丽,形象鲜明,感情丰富。

  上片从写景开端,写的是春末的风光。天破晓了,骤雨刚过,云开天晴,天从人愿,可以外出春游了。

  作者从广阔的空间,大笔挥洒,春景的美好,人意的舒畅,融成一体。作者园林里游赏,开旷的古台旁,建筑着临水的楼阁,周围繁花似锦,一片灿烂。飞燕穿花,把粉红色的红瓣纷纷踢落;榆荚随风飞舞,慢悠悠地把一片片飞落下来。河中的绿水也已高涨到与桥相平了。燕舞花飞,绿水盈岸,处处洋溢着迷人的春光。作者的笔已由辽阔的远景转到了近景。“秋千外”,最后凝聚到一点,另外开拓出一个境界来。秋千设置人家花园内,这里用了一个“外”字,表示园处所见。这里点出秋千,由园林景色转入朱门歌舞。从那柳丝掩映的朱门里,随着温煦的乐风,传出低按小秦筝的音乐声。至此,一个辨音识曲,盈盈雅丽的少女形象,呼之欲出。

  过片以“多情”承上片的“朱门映柳,低按小秦筝”,也紧接下片的行乐生活。作者以“珠钿”两句极写扬州春游之盛。古代女子乘车,男子骑马。她乘的车,有珠子的嵌金装饰,车盖上还缀有翠羽;他骑的马,用玉装饰马缰绳,还垂着红色的穗子。“珠钿翠盖”指车,以代女子:“玉辔红缨”指马,以代男子。男女共同出游,尽情欢乐,逐渐至酒空人倦,方才罢休。“渐酒空金榼,花困蓬瀛”,“蓬瀛”本仙境,借指行乐之地,“花”是指同游的女子。下面“豆蔻梢头旧恨,十年梦、屈指堪惊”两句一反前意,点出以上所写,皆属前尘旧梦。两句用杜牧“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诗意。十年如梦,屈指一算,使人感到心惊。“堪惊”两字,点破感伤往事的主题。

  结语“凭阑久,疏烟淡日,寂寞下芜城。”由追忆往日旧游转入抒写今日感情。作者凭栏久立,惟见傍晚时分薄薄的雾气和淡淡的斜阳向城墙落下。对比前文的明媚春光,欢娱游事,一种人事全非的怅惘油然而生。这首词写今昔景况,但不换头转换词意,而从起笔到“花困落蓬瀛”追叙昔日游乐情景,自“豆蔻梢头”以下写而今落寞情怀。其中描写往日的物态人情,精细入微。全词章法上对比鲜明,反衬有力,大起大落,构织绵密。

【鉴赏】

  秦观善于以长调抒写柔情。本词记芜城春游感怀,写来细腻自然,悠悠情长,语尽而意不尽。此词的情调是由愉悦转为忧郁,色调从明快渐趋暗淡,词人的心情随着时间和环境的改换而在起着变化,却又写得那样宛转含蓄,不易琢磨,只好用他自己的话来形容了,“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浣溪沙》)
  上片写景,起首三句写破晓前一阵急雨,不久雨霁云散,朝霞满天,词人满怀欣悦,在这旖旎的春光里旧地重游,但见尘封楼台,草满庭阶,已非昔年繁华景象;只有燕燕差池,欲飞还住,足尖频频踢下瓣瓣落花。“舞困”句形容风来榆枝摇曳,风停树静,串串榆荚犹如酣舞已久,慵自举袂的少女;自落是说风过后榆钱轻轻坠地,悄无声息。这里摄取了两个镜头,即“燕蹴红英”和“榆钱自落”,用以突出四周环境的冷落凄寂。词人乘兴而来,不能再见到“今日良宴会,欢乐难具陈”的场面,不禁恍有所思,若有所失,其心情是与他在《望海潮》词中所说“重来是事堪嗟”相似,只是此处并不明言,而是以客观环境作为衬托,间接地反映出词人内心的怅惘和感喟。
  “秋千外”四句,转静为动,那出墙秋千吸引了词人的视线。荡秋千,是闺中女子爱好的游戏,也经常出现在文人笔下,如“绿杨楼外出秋千”,“柳外秋千出画墙”;而苏轼的“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蝶恋花》)可说是和“秋千外、绿水桥平”同一机杼。小桥涨水,朱门映柳,这是墙外所见。然而使词人悄然凝思的,则是飘然而至的弹筝之声。从秋千出墙到风送筝声,由墙外古台到墙内佳人,引出种种联想,使词人心潮起伏,陷入沉思之中。
  下片通过回忆、对照,在深化词意的过程中透露词人心情的变化。“多情”两句,承上接下。“多情”两字一顿,指当年在此行乐之人和事,如今人事已非,而行乐之处宛然在目。“珠钿”两句形容车马装饰的华美,想见那时“冠盖纵横至,车骑四方来”的情景。“渐酒空”两句追忆离别。金盏酒尽,仙境花萎,乐事难久,盛宴易散,真是“而今乐事他年泪”了,蓬瀛,即仙山蓬莱和瀛洲,借指歌伎居处。
  “豆蔻”两句,隐括杜牧《赠别》诗意,记的是以往一段恋情,豆蔻梢头,点明伊人歌伎身份:“旧恨”照应行乐处及行乐之人,又引出身世之感。屈指十年,叹息岁月如流。如今人去楼空,不胜沧桑之感,所以说是“堪惊”。从人事的堪嗟到“堪惊”,意味着伊人不知何处,往事不堪回首,词人的心情也愈趋沉重。“凭阑久”三句,以景作结。“疏烟淡日”与起首“晓色云开”成明显对照;一灰暗,一明快,也反映了词人内心由怡悦转向忧伤的感情变化。原载:《宋词鉴赏辞典》

【作者介绍】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一起成长,一起阅读,一起分享美好时刻,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