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

费奥拉旺德和美丽的伊索琳娜_童话故事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3-0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一个国王上了年纪,他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了,但什么都不想学。国王很是担心,就把他叫来。“费奥拉旺德”,他说,“我为你操劳这么多,教你如何处理事务,可这一切就如同在研钵中捣水,白费力气。我怎么能把王位传给你呢?”

  “亲爱的父亲,”费奥拉旺德说,“我爱上了一位女孩,所有你教给我的,我都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了。”

  那个女孩叫桑德莉娜,是一个贫穷的织布女工。国王因此而很不高兴,“人们会说些什么呢?一个国王的儿子爱上了一个贫穷的织布女工?难道你不懂得讲究体面么?”于是国王想给他在巴黎做国王的兄弟写信,让费奥拉旺德到他那里去住一阵子,使他忘掉织布女工。

  费奥拉旺德挑了一匹骏马,上了路。走啊走啊,当他经过一个有狼群出没的阴暗茂密的森林时,天空突然布满了乌云,接着电闪雷鸣,瓢泼大雨从天而降。狼群在巢穴里吼叫。他下了马,躺在马肚子下,点燃烟斗,等着天晴。雨停了以后,他看到在森林的深处有一处灯火。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间小房子。他敲了敲门,一个老妇人来开门。“我的先生,您到这里来是……”她声音嘶哑地说,她身后出现了一位胡子一直垂到胸前的男子。

  他是一个杀人犯。“您是什么人?”他问年轻人。费奥拉旺德回答说:“我是伦敦国王的儿子,我要去我叔叔巴黎国王那里学习管理事务。”

  杀人犯说:“假如你想活命,你就得和我换所有的衣服穿,我假装是你,你装扮成我的仆人,这样巴黎国王就会认为我是他的侄子。假如你说出去的话,我就剥了你的皮,你明白了么?”

  “呃,是的,我明白……”

  他们出发去了巴黎。国王把杀人犯当做自己等待的侄子来迎接。费奥拉旺德则被派到马厩里去养马,吃马的饲料。

  一天,杀人犯对国王说:“所有的国王都有一些对骏马来配马车,您却没有,为什么呢?”

  国王回答说:“我用来配马车的骏马可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王都比不了的。但是它们很难驯服,只好一群群的放在草地上饲养。从没有人能够驯服它们。”

  杀人犯说:“我的仆人能够驯服所有您想要的马,至少他是这么夸耀的。”

  “那就让他试一试吧,假如不行,就砍他的头。”国王说。

  杀人犯立刻跑到费奥拉旺德那里,对他说:“你知道么?国王让你必须从他在草地上放牧的马群里挑一对骏马来配他的马车,假如你做不到,就要砍你的头。”

  费奥拉旺德在马厩里已经呆得厌烦了,他跳上一匹马,向牧场骑去。路上,他要经过一个长满各种鲜花和绿色植物的花园,当他走近一棵橡树时,忽然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喊:“费奥拉旺德!费奥拉旺德!”

  他吃了一惊,因为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不明白怎么会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是谁?”他问道。就见从树后面走出来一匹漂亮的母马,它说:“你不要害怕,是我!假如你想从马群中挑选几匹好马的话,就从你的马上下来骑在我的背上。”

  费奥拉旺德把自己的马拴在树上,骑上了这匹没有鞍子的母马,向草场走去。到了马群那里,抛出绳索,套住两匹马,非常简单地给它们上了缰绳。

  国王看到这一对骏马非常漂亮,世上罕见,就对杀人犯说:“你的仆人非常能干。现在我们再看他能否驯服它们。”

  费奥拉旺德遵从母马的建议,用一个类似打谷框的框子,使得两匹马变得温顺起来听话起来。

  国王说:“我要请你的这个仆人一起吃饭。”

  杀人犯却说:“叔父陛下,最好还是不要了,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和马一起吃饲料,假如改变了他的习惯,谁知道他还会有什么奢侈的念头。”就这样,他说服国王不要请费奥拉旺德吃饭。而且,一有机会,就对国王说:“叔父陛下,您上了年纪,将来谁来继承您的王位呢?您没有儿子,我真不希望看到没有人来继承……”

  国王回答说:“我没有儿子,但你知道我有过一个女儿,她非常漂亮,可惜她在十四岁时就死了。我连她的坟墓都没去过呢,因为她被埋在了下印度[1]的一个修道院里。我至今依然很悲痛。”

  假侄子说:“叔父陛下,您不用伤心了,我的仆人说他可以把您的女儿完好无损地带回来。”

  国王说:“这个仆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起死回生?”

  “啊,他是这样说的。”杀人犯说。

  “你的仆人太爱吹牛了。你让他去履行他的话,假如他带不回我的伊索琳娜,我就砍他的头。”

  费奥拉旺德的母马对他说:“别灰心。你向你的主人要一只纯的水晶杯,一个金子做的鸟笼子,金的撑杆,金的横直条,金的饮水槽,还要一艘不漏水的船。”

  费奥拉旺德去找杀人犯,向他提出了这些要求,国王下令把这一切都准备停当。

  费奥拉旺德乘船出海,带着他的小母马,向下印度驶去。船到了大海当中,有条鱼跳出了海面。“抓住它!”小母马说。费奥拉旺德一把抓住了在空中的鱼,“现在,把它放到水晶杯子里。”小母马告诉他。

  他们到了下印度,开始向修道院走去。一只鸟低低地飞了过去。“抓住它!”小母马说。费奥拉旺德抓住了小鸟。“现在把鸟装进金笼子里。”小母马说。

  到了修道院,费奥拉旺德问院长,巴黎国王的女儿伊索琳娜埋在了哪里。院长点燃一支蜡烛,领他进了教堂,指给他看伊索琳娜的坟墓,然后把他一个人留在了那里。费奥拉旺德开始挖了起来:他挖啊挖,地下出现了国王的女儿,她披金戴银,气色很好,就像睡着了一样。他想把她抱出来,但是没有抱动,她的身体就像和石头长在了一起似的。他向等在教堂外面的小母马询问。“你应该知道,”小母马说,“她的头上少了一根金黄色的辫子,没有这根辫子,她就不会离开坟墓。你去问问修女们,看她们把辫子放在什么地方了。辫子找到以后,她就会像玫瑰花瓣一样轻盈地脱离开了。”

  费奥拉旺德去敲院长的门,向她询问有关辫子的事情。“辫子被丢在海里了,”院长说,“是在把她的尸体运往修道院埋葬的途中。”

  于是小母马对他说:“你知道你该做什么了么?把水晶杯里的鱼放回海了,跟它说,作为恢复自由的条件,它必须找到那条辫子。”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一起成长,一起阅读,一起分享美好时刻,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