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

神奇的曲子_童话故事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3-0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莫里斯.康纳是曼斯特的风笛手之王,鼎鼎大名。他可以连续不断地吹奏吉格舞曲和里尔舞曲,另外还会吹奏奥丽斯特纳姆的进行曲、老鹰的口哨、母鸡的协奏曲等等各种稀奇古怪的曲子。其中有一首曲子最神奇,有一种魔力,可以让死人复生,起来跳舞。

  他究竟是怎么学会这支曲子的,我也不知道,而他对自己如何获得这支神奇的曲子也讳莫如深。曲子刚一吹起,无论老少,凡是听了曲子的,脚上的鞋就开始动起来,就好似争吵一样,然后脚开始走啊走,直到最后上蹿下跳,就像发疯了似的,“嗖”地忽而转到这里,“嗖”地又忽而转到那里,仿佛暴风中的一根稻草。只要音乐不停,这一切就不会停止。

  周围十里八乡之内,要是请不到瞎子莫里斯,那么无论是集市、婚庆还是宴会,都不值一提。可怜的妈妈常常像牵着狗一样,把莫里斯从一个地方领到另一个地方。

  莫里斯?康纳和妈妈正在艾弗拉地区巡回演出。这一地区不同于别处,海岸险恶,山形陡峭,和爱尔兰其他地方一样,只要有人愿意,,很容易被淹死,或者把脖子摔断。尽管如此,巴林斯凯里格湾却有一小片平地,与众不同,临水处是一片干净平滑的海滩。时值夏日,海面平静,月光下一片死寂,唯有微波翻卷,轻轻拍击海滩。

  莫里斯用音乐把大批的姑娘小伙从各地召集到这里来,特拉弗拉斯卡海滩并非每天都会受到风笛声的侵扰。舞会开始了,非常精彩。莫里斯吹完之后,人人都说:“好美的音乐啊,吹得真好。”

  “愿你的胳膊更加有力,莫里斯,愿大海风平浪静。”帕迪?多曼祝愿道。帕迪是个驼背舞蹈大师,人们请他来维持秩序。“风笛手给我们吹奏了这么好的音乐后,要是还让他的嘴巴干着,”大师说道,“这可是件令人遗憾的事。自从有三个星期天的那一周①之后,要是还让这样的事情发生,那将是艾弗拉的耻辱。”于是一向彬彬有礼的帕迪开口问:“要喝点什么吗,风笛手?”

  “好的,先生。”莫里斯回答。这个回答很对,因为风笛手或老师是从来不会拒绝喝点什么的。

  “你要喝点什么,莫里斯?”帕迪问。

  “随便,”莫里斯说,“除了生水,我什么都喝。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多曼先生,你也许可以给我一杯威士忌。”

  “我没有杯子,莫里斯,”帕迪说,“我只有瓶子。”

  “那没关系,”莫里斯回答,“我的嘴刚好能盛一杯的量,我可是经常校验的哦。”

  帕迪很愚蠢,竟然真的把瓶子交给莫里斯,于是只好心疼地发现莫里斯的嘴虽然一次只能装一杯酒,但是由于喉咙里有个洞,莫里斯装了很多次。

  “威士忌不错。”莫里斯说道,把空瓶子还回去。

  “天啦!”帕迪说,“瓶子里只剩下西北风了。你把酒都喝光了,我们无法评判酒的好坏,只好借你的话来判断威士忌的劲道了。”的确,莫里斯一点酒都没留下。

  我如今没有必要告诉任何人:要想一口气喝光一瓶酒,这和喝一瓶水可不是一回事,在我的一生中,我只见过五个人喝完一瓶酒还没事的。莫里斯尽管经常喝得醉醺醺的,但是却不在五人当中。别以为我是在责怪他,不过有句话说得对:“酒精上了头,理智出家门。”微醺之中,他能一口气吹出那么美妙的音乐来。

  这场舞会的确令人难以置信,甚至无法用语言形容。莫里斯自己也无法平静下来,时而用左腿支撑着身体,时而用右腿支撑着身体,就像怒海中的船一样,为了给曲子增加气氛,全场乱跑。莫里斯的妈妈也在场,一把老骨头像舞场中最年轻的姑娘一样轻盈,不过和海滩上发生的事相比,老妈妈的舞蹈,不,在场所有人的舞蹈,都不值得一提。原来每一寸海滩上都挤满了各种各样的鱼,随着音乐,上下跳跃,在奇妙的乐曲影响下,越来越多的鱼在水里跳进跳出。巨蟹像舞蹈大师一样灵巧,一只爪子着地,打着旋儿,其余爪子则像人的四肢一样,扭动,甩来甩去,仿佛不是自己的爪子似的。眼前的一幕令人称奇。你也许听说过佛罗伦斯?康力老爹这个人。老爹非常豪爽,让人在炎热的夏天忍不住想和他喝上几杯。他看见跳舞的鱼,作了一首很不错的打油诗,要是不告诉你们,那就太可惜了。这首打油诗如下:

  跳舞的大海豹,

  像大海的波涛。

  欢欢喜喜的鱼群,

  螃蟹、龙虾和螯虾,

  全都决心把舞跳。

  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鳕鱼喘着粗气吞咽,

  一切都是那么美妙。

  菱鲆和鲽鱼,

  混杂在更圆的鱼中央,

  开开心心乱蹦跶。

  海鲂来时一路小跑,

  海鳕一路蹦蹦跳跳,

  快得好似风在飘。

  五彩鲭鱼一跃,

  好似彩虹腾飞,

  直上九天揽月。

  小鳍鳕、黑斑鳕,

  离开盐水中家庭,

  只为能来跳个舞。

  扁脸的灰鳐,

  赶走老欧鲽,

  留下庸鲽来垫脚。

  大鲱鱼、小鲱鱼,

  数也数不清,

  浑似银色雨。

  蓝鳕何其长,

  蓝鳕何其多,

  海滩路难行。

  鲜贝和牡蛎,

  其壳声音脆,

  唯有响板声可追。

  行行复行行,

  笠贝身影现,

  摇摇摆摆笑声甜。

  世界上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欢呼声,可谓是地动山摇,空前绝后。这一切都是莫里斯·康纳的奇妙乐曲带来的。

  在高潮的那一刻,只见跳舞的大群鱼当中,出现一位漂亮的姑娘,像黎明一样美丽。她头上歪戴着帽子,像大海一样颜色的绿色长发垂在身后,丝毫不影响她跳舞。她齿似珍珠,唇如珊瑚,身着海浪般的淡绿色闪亮长裙,上面绣着一串串紫色和红色的海草。无论是在水上还是水下,你从未见过有哪一位姑娘打扮得这么有品味。

  姑娘踏着舞步,向莫里斯走来。莫里斯此时两腿像蚂蚱一样,蹦跶个不停,因为一旦他吹起音乐,世上任何东西都安静不下来。姑娘冲着他唱了一首歌,声音像蜜一样甜:

  我出身高贵,

  住在大海里。

  来吧,莫里斯·康纳,

  快快和我结婚。

  你将会拥有

  银盘金盏

  成为众鱼之王,

  只要你和我结婚。

  威士忌酒让莫里斯有些上头,于是他也高歌一曲,作为应答。并非每个姑娘都会答应和一个瞎眼的风笛手结婚的,因此莫里斯投桃报李,不愿辜负姑娘的厚爱,唱道: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一起成长,一起阅读,一起分享美好时刻,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
    标签:童话故事神奇曲子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