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年三停吧

我也在帮忙_童话故事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20-02-26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有一个小姑娘叫尼诺奇卡,只有五岁。她有爸爸、妈妈和一个老奶奶。

  尼诺奇卡的妈妈每天去上班,把女儿留给奶奶。奶奶教尼诺奇卡穿衣服、洗脸、梳小辫,教她系扣子、系鞋带,还教她写字呢。

  尼诺奇卡整天都和奶奶在一起,只有早晨和晚上才能见到妈妈。爸爸就见得更少了,他在遥远的北极当飞行员,只有放假的时候才回家看看。

  尼诺奇卡的爸爸每星期寄来一两封信,妈妈下班回来就给大家读。然后他们三个人一起给他写回信。第二天妈妈去上班,尼诺奇卡和奶奶去邮局寄信。

  有一次尼诺奇卡和奶奶去邮局给爸爸寄信。那天天气晴朗,尼诺奇卡穿着漂亮的浅蓝色连衣裙,白围裙上绣着一只红兔。回来时,她俩走过两个穿堂院一块空地。以前在这块空地上都是小木房子,里面住的人都搬到新盖的大楼里去了。听说,在这块空地上要修建一个公园。而现在,在一个角落里堆放了一些废铁,有破铁管子,暖气碎片,一捆捆的铁丝。

  奶奶停在这堆废铁旁边说:“少先队员们还不知道这里有破铜烂铁,要是能告诉他们就好了。”

  尼诺奇卡马上问:“少先队员要废铜烂铁做什么?”

  “你没看见他们到处捡废铁,然后交给国家?”

  “国家要这些废铁做什么?”

  “把废铁送到钢铁厂烧化了,然后做成新东西。”

  尼诺奇卡又问:“是谁让他们捡的?”

  “谁也没有让他们捡,是他们自己要捡的。小孩子也应该帮助大人嘛。”

  “我爸爸小时候也帮助过大人吗?”

  “帮助过。”

  “奶奶,我为什么没有帮助大人呢?”

  “等你再长大一点儿,也会帮忙的。”奶奶笑着回答说。

  过了几天,奶奶早就把这件事给忘了。可尼诺奇卡却没有忘。有一次奶奶让她一个人到院子里去玩。

  小学生还没有放学,院子里没有人,尼诺奇卡觉得很没意思。

  忽然她看见两个不认识的男孩跑到院子里来了。

  一个穿着长裤和蓝色的海军衫,另一个是咖啡色的上衣和短裤,脚上的黑皮鞋因为老不打油都发黄了。

  两个男孩子谁也没注意尼诺奇卡,只顾在院子的角落里转来转去,,象是找什么东西。后来他们站在院子当中,那个穿长裤子的男孩说:“你看,啥也没有吧!”

  另外一个男孩使劲地吸了两下鼻子,把帽子往后一推,说:“瓦列里克,咱们到别的院子里再找找,早晚能找到。”

  “这种地方哪能找到啊!”瓦列里克赌着气说。

  两个人朝大门走去。

  “小朋友们!”尼诺奇卡追过去说。

  男孩子们停下来,问:“干什么?”

  “你们找什么?”

  “你管我们找什么!”

  “你们是不是找废铁呀?”

  “就算是找废铁,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什么地方有废铁。”

  “你怎么知道?”

  “我就知道呗!”

  “你不可能知道!”

  “不,我就知道!”

  “好,好,你知道。你说,废铁在哪儿?”

  “不在这儿。需要走到街上,往那边一拐,再一拐,然后进入一个穿堂院,再

  ……再……”

  “你是不是在瞎说?”瓦列里克问。

  “没瞎说!不信,你们跟我来!”尼诺奇卡说完转身就走。

  男孩子们互相看了看。瓦列里克问他的伙伴:“安德留哈,去吗?”

  “那就去吧。”安德留哈不相信地笑了一下说。

  他们追上尼诺奇卡,紧跟在她身后,可是不理她,脸上还带有几分嘲笑的表情。瓦列里克说:“你看她,走起路来象个大人似的。”

  安德留哈也说:“等她迷了路,又是咱们的事儿,到时还得送她回家。”

  尼诺奇卡走到路口就向左拐了。两个男孩子老老实实地也跟着拐过去。到了下一个路口,尼诺奇卡犹豫了一下,然后果断地过了马路。后面的男孩子象得到命令似的,也随着她走到马路对面。

  “嘿,听我说,”瓦列里克问,“那里的废铁多不多呀?也许咱们只能见到一根火钩子吧?”

  “多着呢!”尼诺奇卡回答,“你们俩人反正扛不动。”

  “瞧你说的!”瓦列里克不服气,“我们可有劲啦,有多少就能拿多少。”

  这时尼诺奇卡走到一栋房子跟前,停住了。她仔细地看了看大门,然后走了进去。男孩子们也跟着进去了。他们一直走到院子尽头又出来了。

  瓦列里克有点纳闷,就问尼诺奇卡:“你这是干什么?”

  尼诺奇卡说:“我走错了,不是这个院子。咱们应该进一个穿堂院,可不是这个。大概就在旁边。”

  他们又走进旁边两个院子,结果都不是穿堂院。

  “怎么,咱们就这样钻来钻去呀?”安德留哈生气地嘟囔了一句。

  第四个院子总算是穿堂院了。孩子们穿过院子走进一条窄胡同里,又来到一条大街上。走了一会儿,尼诺奇卡忽然又站住了,告诉他们说方向又错了。

  “既然错了,那就转回去吧!站在这儿干什么!”安德留哈又嘟囔一句。

  他们往回走,走过刚才的胡同,又走过一段街。

  “这回该往哪儿走?向左还是向右?”瓦列里克问。

  “向右,”尼诺奇卡说,“也许向左……”

  安德留哈提高了嗓门说:“什么,什么?你真是一个小糊涂虫!”

  尼诺奇卡哭了,边擦眼泪边说:“我迷路了!”

  瓦列里克责怪地“咳”了一声说:“算了,我们送你回家去吧。不然的话,人家会怪我们俩把你带走了,扔到街上不管的。”

  瓦列里克领着尼诺奇卡,三个人又往回走。安德留哈边走边唠叨:“因为这个小丫头我们浪费了多少时间!要不是她,我们早就找到废铁了。”

  他们又来到那个穿堂院,瓦列里克刚要进大门,尼诺奇卡忽然停下来说:“站住,站住!我好象想起来了。咱们应该朝那边走。”

  “朝哪儿呀?”安德留哈不高兴地问。

  “就朝那边。穿过对面那个穿堂院。我想起来了。我和奶奶走过两个穿堂院,先走的是那个,后走的是这个。”

  “没有记错吧?”瓦列里克追问了一句。

  “好象是没记错。”

  “你可小心点儿,假如找不到废铁,我们可饶不了你!”

  “你们把我怎么着?”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走吧!”

  孩子们走到胡同的另一头,穿过另一个穿堂院,来到了空地上。

  “那不是废铁吗!就在那儿!”尼诺奇卡喊道。

  安德留哈和瓦列里克拼命地向废铁堆跑去。尼诺奇卡蹦蹦跳跳地跑在他们后面,高兴地说:“看见了吧?我说有就有,没骗你们吧?!”

  “你真行!”瓦列里克夸她说,“你叫什么?”

  “尼诺奇卡。你们呢?”

  “我叫瓦列里克,他嘛,叫安德留哈。”

  “不要叫他安德留哈,应该叫安德留沙。(安德留沙是安德留哈的爱称)”尼诺奇卡纠正他说。

  “没关系,他不生气。”瓦列里克挥了一下手说。

  于是安德留哈和瓦列里克到废铁堆上挑生锈的管子和碎暖气片。从里面往外挑可真费了不少劲。

  瓦列里克说:“这儿的废铁太多啦,咱们怎么拿?”

  安德留哈出了个主意:“别急,咱们用铁丝把两根管子捆上,不就成了个担架吗?”

  他们果真做了个组架。安德留哈干得可真卖力气,不时地抽着鼻子,还用手背抹一下。

  “安德留沙,你不要总让鼻子出声。”尼诺奇卡用大人的口气说他。

  “喝,还管起我来了!为什么不行?”

  “奶奶不让。”

  “你奶奶懂个啥!”

  “我奶奶岁数最大,所以她什么都懂。还是给你块手帕擦擦鼻子吧。”

  尼诺奇卡从兜里掏出一块叠得整整齐齐的雪白的手帕递给安德留哈。安德留哈拿在手里仔细地看了看,就又还给尼诺奇卡。

  “你还是收起来吧,不然我的鼻子会把它弄脏的。”

  他从兜里掏出一块脏手帕,擤了擤鼻子。

  “你看,这多好啊!”

  “那当然,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呢?”安德留哈说完便做了个鬼脸,逗得尼诺奇卡哈哈大笑。

  男孩子们把废铁都装到担架上,只剩下一根弯管子实在是放不下了。

  “不要紧,以后咱们再找个时间来拿它吧。”瓦列里克说。

  “为什么要等到以后呢?”尼诺奇卡说,“我帮你们拿吧。”

  “太妙了!”安德留哈表示同意,“你帮我们送到学校去,离这儿不远,然后我们送你回家。”

  男孩子们拾起装满废铁的担架向学校走去,尼诺奇卡把弯管子扛到肩上,也跟着他们走去。

  ……奶奶突然想起来,尼诺奇卡已经出去玩了整整一个钟头了。

  “我的小乖乖今天玩了这么长时间,可别自己跑丢了。”

  老奶奶披上头巾来到院子里。院子里有许多小朋友正在玩“捉迷藏”。

  “小朋友们,你们看见尼诺奇卡了吗?”奶奶问那些玩得正欢的孩子们。可谁都没听见。

  这时一个头发蓬松,满脸通红的男孩子瓦夏从奶奶面前跑过。奶奶叫住他,问道:“瓦夏,你看见尼诺奇卡了吗?”

  “她不在这里。”

  “怎么,她不在这儿?”奶奶觉得很奇怪,“她都出来一个多钟头了。”

  “奶奶,我们在这儿玩了好半天了,没有看见她。”一个叫斯维特兰娜的女孩说,然后她对大家喊了一句:“小朋友们,尼诺奇卡不见了!”

  大家立刻停止了游戏,围拢过来。

  “她会不会到街上去了?”瓦夏说。

  几个小孩跑到街上,马上又回来说:“街上没有她。”

  不知谁说了一句:“她会不会到邻居家玩去了?老奶奶,您去问问邻居。”

假如你也喜欢中年大叔,假如你也想加入我们,一起成长,一起阅读,一起分享美好时刻,请关注中年也可爱的我们!
标签:童话故事也在帮忙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