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文阅读网

黄静泉:城市里的果园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9-1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文/黄静泉

 

 那片果园,被高大的厂房和高层建筑以及居民楼包围着,那些建筑就像钢筋混凝土大坝,把果园围在低洼处,那一片低洼中的幽绿,就像一个湖。

 

 多年以前,这里曾经是一片辽阔的田野,每到春天,农民们就吆喝着耕牛开始耕地了。辽阔的田野,在孩子们的柳笛声中吹出了一个朝气蓬勃的春天的景象。农民们一手扶犁,一手摇着银蛇一般晃动的鞭子,嘴里不住地喊着黄牛:“咧咧咧……咧咧咧…….”黄牛拱着背,脊背如弓,走在犁和人的前面,两只鼓鼓的眼睛黑亮水汪,投射出慈祥的目光,人和牛就给天地间带来了真实可信的一个春天。犁铧深深地插进土里,翻起一波一波土浪,像温顺时候的海面。犁铧耕起的湿土,看上去是黑的,就好像浸过油,就好像抓一把土攥在手里就能攥出油来。这春耕的田野里,能让人闻到一股一股淡淡的粪香味。粪怎么还会有香味?粪真的是会有香味的。经过冬天沤晒的粪土,散布在田野上,当犁铧再把粪土和土地翻来倒去的时候,土地上就会散发出一种均匀细密的粪土的奇异味道,就会让人闻到一点一点特殊的粪香味。到了夏天,庄稼长起来的时候会长得那么平整,站在高处放眼望去,庄稼会显出一片极平极平的水平面,孩子们就会幻想到古代时有轻功的人,在平展展的庄稼上如履平地,孩子们就会希望自己何时也能有古代人的轻功,轻盈而飞快地穿行在庄稼上,日行千里夜行八百。这是夏天的田野,带给孩子们的一个神话般的想象。到了秋天呢,这里那里,一片一片谷穗仿佛狼尾巴一样肥硕低垂,随风摆动。还有火红的高粱,真像一抹无际的火,只不过那火看上去很温和,烧不起张扬的火焰来。晚秋时节,有轻风吹过,枯干的庄稼叶片就会发出哈哈的鸣响,就像有多少人在谈论着一件愉快的事情而发出嘻嘻哈哈的欢笑声。肥硕的玉米棒子,阳刚壮大,怎么能不让人发出喜悦的笑声?笑的人多了,田野上可不就笑声响亮,可不就笑出了哈哈的声响?那时候,男耕女织的生活景象会在田野里表现得十分明显,惹人幻想。可是,现在不行了,现在的田野已经逐渐消失,代之以高楼厂房砖混建筑,那些钢筋混凝土建筑不经意间就把辽阔的田野给包围住,给渐渐地吃掉,被吃剩下的田野就缩小成了一片果园。

 

 这片果园,既像湖又像一个顽固地坚守着农耕时代的据点。农民们在果园里种一点蔬菜,种一点庄稼,侍弄着果树,而更多的农民,他们失去了土地,他们现在要以什么为生?有人说他们在到处打零工,他们蹲在马路边,灰头土脸地等待着有人来雇佣他们搬砖扛水泥,亦或是扛抬家具,帮助别人搬进新楼房里,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挣点活命钱,若是碰不着雇佣时,他们就开始忧虑生存了,他们有得是力气,但他们失去了土地,有力气也不能自由使用了,他们已经不像过去那么生活踏实和心理踏实了。最终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在等待着他们?这必定是一个不说出来,却可以想象出来的悲惨结果。残留在果园里的农民,他们仍旧过着传统的自给自足的农耕日子,春夏秋三季,他们汗流浃背地忙碌在土地上。冬季说起来是农闲的日子,但过分勤谨的农民,其实是舍不得闲下来的,他们有时积肥有时打打零工,不舍得浪费每一个日子。确实没有劳作的时候,也是他们不想再受苦了,他们就邀请几个相好的,坐在温暖的炕上喝烧酒说笑话打麻将。娱乐活动的时候,他们也忘不了互相问问,明年春天,我们该种点什么?

 

 

 

 农民最开心的日子,要数夏秋时节。进入夏秋时节,有些水果和蔬菜要上市,农民们就从果园里走出来,把汗水养育的果实带给人间。他们从自家地里摘出黄瓜茄子西红柿和豆角青椒西葫芦,摆在地头路边,也不喊也不叫,就那样默默地坐着,就像是接受了什么人的承诺,在那里默默地看守着别人留下来的一些东西,他们根本就不像是卖菜的人。周边的人们蹓跶来溜达去,买这买那,因为临近菜地,人们经常看见农民在地里作物蔬菜,就觉得那些蔬菜很放心,就觉得那些蔬菜是真蔬菜。农民卖菜不像菜贩子会缺斤少两,有时候剩下一点这菜那菜,会笑笑地说:“就剩下这么一点了,都给你吧。”最后给你的那点菜是不要钱的。有一回,我对一个农民说:“你为啥不到市场上去卖菜,市场上的菜价不是比你在这里卖的菜价高很多吗?特别是你们大批量地卖给菜贩子的菜,菜价那么低,要少卖多少钱呢?”农民笑笑说,他不喜欢做买卖,根本受不了工商税务和市容的欺负,到市场上去卖菜,明知道能多赚钱,可不是也能多赚气吗?不如这样整掇整地卖给菜贩子痛快,这样卖菜,虽然少挣钱,但心里安静,省下时间还能多做点营生。

 

这就是农民,农民的内心,原来是很尊贵的。

 

 

 

 果园里的果树已经挂满了果实,金黄的梨在绿叶间遮遮掩掩,羞羞答答,就好像害羞的小姑娘有时用头巾遮住了脸,有时又把头巾刷一下撩开了;苹果红彤彤地反射着白亮的阳光,给人一种一见就想笑的感觉;红红的果子和红红的山楂,遮蔽了绿叶,像一树一树红红的火。到了这个时节,蔬菜少了,但果园里却比以往更热闹了。城市人,散步一样来到果园里,有一个人来的,也有两三个人来的,还有一群一伙来的,他们来干什么?来买水果。有的孩子和青年人爬到树上,一边摘果子,一边吃果子,老年人上不去树,就仰起头,张开嘴,看树上的人,显出遗憾的样子,回忆起自己年青时的种种快乐。来果园买水果的人,可以随便吃水果,不要钱,随便吃。果园里,这里那里,到处都是说笑声。有一天,我也去了果园,循着说话声推开一扇黑黑的柴门,走进一片木栅栅着的梨园里,看见两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正手挽柳条篮子,爬上爬下地在梨树上采摘梨子,就像是两只活蹦乱跳的小猴子,看上去可真是有趣。一位年近五旬的妇女蹲在梨堆边很耐心地选拣着大梨小梨,在那里分堆儿。大梨是大梨堆儿,小梨是小梨堆儿,分出了很清晰的样子。一条小白狗很乖巧地卧在女人身边,,见我进了梨园便汪汪地吠叫起来。女人赶紧吼喝狗,然后又笑笑地对我说:“小狗,不咬人不咬人,你过来吃梨吧。”说完话,还在微微的笑。

 

 我把一份《人民日报》铺在梨堆边,坐在报纸上,一边抚摸着梨堆,一边和女人拉呱起来。

 

标签:市里果园黄静泉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