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文阅读网

华静|一块石头包裹着最有力量的情怀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9-10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偶然的一个机会,我看到了那块雕刻精美、晶莹温润的戈壁玉石。按照传统说法,这叫缘分。但于我,面对着它时,仿若跨越了地理上的距离,重逢了另一个自己。

 

把石头握在手里把玩,且能玩出学问,是我在小学五年级时就知道的事情了。那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放学回家的路上,要路过新华广场。广场上,散落着一伙又一伙的人。他们各自团在一处,悄悄地说着什么。出于好奇,我和几个同学挤上去想看个明白。原来,他们的手里拿的不是石头就是字画,还有我们叫不上名来的各种古玩。

 

“他们都在交换东西。”回到家,我就给外婆学舌。

 

“这搁在以前,都值钱。有专门收藏古董的人,可有学问了。”外婆似乎见怪不怪。说着,从柜子里取出一个小箱子,看我兴奋地模样,她说:“只许在家看看,不许到外面说去。”我知道,外婆像个魔术师,总会变出许多让我们惊奇的好东西来。

 

期待中,箱子打开了。是包裹的各色各样的玉石,大的如拳头,像各种造型的手把件;小的如纽扣,像戒指和胸前挂件。翠绿的,碧绿的,玛瑙色的,白色的,耀亮了我的眼睛。

 

外婆说:“看过了?这些物件说值钱就值钱,说不值钱就是石头。就是图个喜欢。”她让我把一个手把件握住,然后问我:“感觉到什么没?天地的力量啊。”

 

她给我讲了她小时候家里的老人们收藏玉石的往事。说在她们的家族里,有一位德高望重的爷爷,曾经为了一块石头,把老家的田都卖了。炎热的夏天,这位书生爷爷竟然徒步走了100多里路回来。揣在胸口的石头被他的汗水打湿了,就连脚上的鞋底都磨破了。据说若干年后,民间许多收藏家找到他,出高价购买,他不忍割爱,传家宝一样收着。

 

自此以后的很长时间,我都会沉浸在这样的“力量”中。只要看见玉石之类的东西,我都会情不自禁地联想到外婆说这话时的神情。

 

成年后,走南闯北,有缘遇见的宝玉也多了,反而真的喜欢上了这晶莹剔透的石头。直到这时,才体会到一块精美的石头所带来的快乐。周围的朋友中,也有偏爱玉石的,只要碰到一起,几句话就会转到上面来,我从中学到了不少收藏知识。

 

有一天,一位从新疆旅游回来的友人,带给我一块戈壁石。

 

用她的话说,这不是玉石,是“大地舍利”。这样的形容,让人耳目一新,无限神往。

 

在戈壁成为戈壁之前,曾经是大海,曾经是火山,然后才是沙漠,才是戈壁滩。而被人称为“大地舍利”的戈壁石正是在历经亿万年的千锤百炼、吸收了亿万年的日月精华之后,成就了自己独特的风范。然后,在某一个朝代的某一个时刻,被人发现。然后,被收藏,被珍爱。

 

我的脑海中,一直有这样一个画面:成群结队的人们越过山脉、河流,朝戈壁深处走去。他们的身影在黄昏时分的晚霞中晃动着向前,越来越缥缈,直到没入天际线。他们是寻宝人,无所畏惧、不知疲倦地走在路上。

 

“花能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这是三十多年前,我抄写在笔记本里的诗句。作者是南宋诗人陆游。他的吟唱,人性化了本不能言说的石头。

 

曾经的曾经,茫茫戈壁上,一片静谧。那块玉石,深埋在这里的某一处,它不知道最长的一年是哪一年,时空倒转,它等待着被有缘人发现。

 

曾经的曾经,古代先贤就认为,在所有的器物中,最能彰显君子文化内涵的莫过于玉了。他们认为玉石的特质与君子的品质可以相提并论,从而赋予玉石诸多君子人格及美好道德的寓意。

 

《诗经。国风。小戎》:“言念君子,温其如玉。”《礼记。玉藻》:“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无故,玉不离身,君子于玉比德焉。”

 

仔细聆听,对玉石的感觉就不一样了,,似乎对被诗词同样人性化了的玉石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审美中,也就融入了自己独到的心意。

 

更久远的远古记忆连接着怎样的故事?

 

亿万年沉睡之后,戈壁玉石被人们发现,挖掘,打磨,然后绽放,然后被称颂为流光溢彩。风沙磨蚀它的过程,我们谁也没有看见,也不可能看见,“是各路商民贸易的捷径”让收藏者和我们与它有缘重逢。看到它时,其实也看到了收藏者的性情品格。

 

饱含神韵的戈壁玉石奇妙自生,千里荒野上,望不到边的砂石里,人们崇尚风雅的追求很跟风,让埋在这里任何一处的戈壁石成为市场上的抢手货。

 

面对着那块戈壁玉时,我安心地、暖暖地观赏,有朝圣般的感觉,也有耐人回味的惬意。

 

“一块石头里充满了人生。”并不记得是从何处捡拾来的这句话了,但此时,我联想到了,并愿意想象这戈壁玉在被雕琢之前那种天然原石的模样。

 

出于好奇,人们会追溯玉石的出生地,也会对出生在那里的原石产生兴趣。

 

原石的灵性,很有魅力,让人恋恋不舍。

 

原石,似乎拉近了我们与自然的关系。

 

无论之后的玉石作品打磨的多么精美,无论其间参杂了多少能工巧匠的心血和智慧,无论你如何反复地说这戈壁石有多坚硬、质地有多细密,无论你再怎么表示自己要像玉一样做人,寄托一种追求,都抵不过静静地站在那戈壁玉的面前,和它共处,和它对话,和它对望。

 

只不过,这样的机会有些奢侈,更是难得。玉,石之美者,古人早已对其唯一性与独特性做了定论,足见对于玉所独具的感情色彩。

 

以前,在各种小说和电视剧、电影中,会了解到和玉石有关的许多传说。玉石与文化密不可分。传说里的情景洗去了凡尘俗世的执念,玉,也已经不是单纯的、价格不菲的饰品,而是一把能够锁住亲情、锁定爱情的精灵物件。走四方的寻宝人和收藏者们以及在家守望他们的家人们,都是通过这精灵一般的物件相互寄托相思的。抑或,还会在特定的环境中,被当成信物,从而把一段人生推成个人世界的扉页。

 

我满心期待地望着这块戈壁玉时,其实心里也对它的收藏者有了些许认知。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