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文阅读网

美文|冬月,我的冬月......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9-10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原创: 依柳望月  墨上尘事

 

那低咽的箫声又传来了,幽幽的,如同一只到处漫游的光焰微弱的萤虫,飞到她的心中,她要将它捕捉住……对,她己将它捕捉住了,那声音一直在她的心底颤动着,且萤虫似的发着微亮。 

 

——张秀亚《杏黄月》

北风在前,雨雪在后,引领着时光,过寒山,涉瘦水,抵达寒冬的深宅大院时,冬月,已过半了。

 

冬月,冬月,在唇间念起时,像一个女孩的名字。想起了九十年代李春波的一首成名歌曲《小芳》: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冬月的第一天,掀开日历耳边回响这首歌的旋律时,身着蓝底白碎花的棉裤棉袄,一条麻花长辫垂到腰间,忽闪着一双大眼睛的姑娘出现在眼前,我禁不住欣喜地唤了一声:冬月!如唤隔世的另一个自己。

 

枯叶落尽,水瘦山寒,被寒冷侵袭的身躯,总有洗劫一空的苍茫感。一贫如洗了,曾经装满长长短短句子的背包,如今已是囊中羞涩,放牧不起一群词语。笔尖也瘦,托不动红的思念,绿的等候。一纸江湖,就任它荒凉吧。

 

住进冬的深宅大院,有枯藤,有老树,无昏鸦。古道在天涯,西风含恨,无柴草养瘦马,如此景况,不适合吟诗造句。掩了重门,换了粗布棉衣,对镜自照,俨然已是冬月的样子了。

 

想那麻花长辫的女子,一脸喜悦的在灶下熬粥做饭时,屋外,该有身强力壮的男子微笑着劈柴喂马。女子在窗下,烛光里绣花描字时,该有那男子披了白衫,立在花间吹笛到月影移窗纱。

 

想想,只是想想,心里便生出一枚小小的芽,再往深处想:我是那女子,你是那男子,明年燕子归来时,衔来一朵二月花,你插在我的发间。南山又绿时,我采一声莺啼,别在你的衣领上。这样一想,那芽便抽出枝来,,清风再送来一句软语——想你了,轻轻一摇,那枝上,几朵花便呼啦啦地开了。

 

冬月,几盆花开着,在我的窗下。三枝两朵的不够热烈,薄薄的花瓣呼应着内心的清寂,却也生出一个叫欢喜的词语。

 

杜鹃花正打苞,含苞待放的蕾,让我想起早春二月那些欲说还休的心事。也许在某一个清晨,从梦里醒来,几朵杜鹃花忽然绽放,我循着花香一直走,就走到了百花深处,恰好,你也在。

 

天竺葵的花,开得正艳。几朵小小的花挤在一起,粉的惊心,红的刺眼。若有一只蝶儿在季节里迷失,千百度的寻觅后落在花的蕊间,那一刻,我也是迷失的吧?忘了大雪之后,还有更无情的寒冷已兵临我的村庄。我和那只蝶儿一样,伏在一朵花里,切切地询问春天的路还有多远,等我的人是否已赶往春天的路口,在一树桃花下张望?

 

一株海棠,只开了两朵,南枝一朵,北枝一朵,艳红的花瓣,在小雪那天迎着一场初雪开放。望着窗外的雪花,我把海棠花当做梅花来赏。白雪拥抱着梅花,梅花依偎着白雪,我看成是才子配佳人的一段美好姻缘。海棠映白雪,一个窗外,一个窗里,隔了一扇窗,竟是蓝天与大海的距离,遥遥相望,声声相询:你是我前世失散的恋人吗?我是你今生不离不弃的红颜知己吗?大雪来时,我还在盛放中等你。

 

午后,冬月的阳光照进窗来,照着我,也照着花。忽然的想用那个叫做欢喜的词语造一些句子,用这一片阳光,几缕花香,放牧一群词语做牛羊。再用这些句子写一封长长的信,信中,不说冬天是多么的萧条,也不说冬天有多么的寒冷,只说说此时这深宅大院里,阳光有想念的味道,和身边的几盆花都带着笑。折一角蓝天做信封,地址写上南方之南,收信人是一个迷失在春天里的人。不写署名,我会托东风传信。

 

我知道,东风会寻着你的气息把信递到你手里。我也知道,你读完字后,会深情的唤一声:呵,冬月,我的冬月......

    标签:美文我的......冬月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