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文阅读网

章科才||行走在陡峭的山路上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9-10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章科才(四川)

 

 

游览武当山,我印象最深的是登金顶。

五月的一天上午,天空有些阴暗,四处游走的风,带有冬天的寒意。如果步行去金顶,天公不作美,加上路途陡峭崎岖,需要四个多小时,我和妻子及大姨姐夫妇都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身体不适应长时间劳累,于是,我们便乘景区观光车去武当山索道坐缆车上金顶。

 

中午十二点过,我们到了武当山索道,太阳从云层中露出脸呆了一会儿,又躲进浓厚的乌云里。我看了眼阴晦的天色,是否去金顶,心中有点犹豫,思想经过一番争斗,还是坐进了缆车。十多分钟后,从金顶索道出来,脚不停歇地往金顶去。当经过乌鸦岭,踏进金顶脚下的平坝地方时,一阵寒风扑面而来,我不由地打了个冷颤,赶紧将敞开的衣服拉链拉上。

面对寒风,我想起之前在乌鸦岭看到武当“动八景”之乌鸦接食中介绍说:“听到乌鸦叫声和看到乌鸦意味着有好运相随。”当时正好有阵阵乌鸦声飞进耳壁,我还为之感到高兴,以为今日登金顶十分吉利。然而,不仅没有遇上好的兆头,迎来的却是寒气袭人。看来宣传的“乌鸦接食”是吸人眼球,让游客从中自找乐趣。

在平坝处作了短暂停留,便开始往山顶去。为了赶在五点之前下山,途经灵官殿,在这尊能识人间喜恶的灵官神像前小拜了一下,祈祷他那三只神眼能够看尽人间不平事,定将邪恶之徒铲除之。经过其它殿时,我们穿殿而过直奔金顶。

到武当山旅游,如果没有到达金顶,有一种“不到长城非好汉”之感,但那一里多陡峭的山坡路,常让年岁大点的人望而生畏。在开始登梯时,我抬头仰望,映入眼帘的是一级级石块修筑的山路,历经几百年的沧桑,石梯的轮廓已被风雨咬去,两边残破的石柱栏杆缠绕着一根根生锈的铁链,仿佛凄凉地望着来来往往的游人。看着陡峭的山路,住脚略有犹豫时,妻子关切地对我说:“感觉困难就别上去了,就在山下等着。”

 

不能登上金顶,不算是好汉。都到这里了,不可能功亏一篑,我谢绝了妻子的关心,迈开脚步登上四十多度斜坡的石梯。踩在二十多公分的石级上,每走一步脚都感到沉重。刚开始我还可以走上十多梯才休息一会儿,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开始口出大气,心脏跳动加速,只好行走几梯就站立休息片刻,再缓慢地往上走。

天空的云层越聚越厚,变得乌蒙蒙的。风已比山脚时更大,当登到半山腰一转角处,扑来的风像冬天般寒冷,时而有几点雨随风洒在身上,穿着保暖棉衣的身子都感到寒气逼近。于是,立即将衣服上的棉帽戴在头上,增加头部温暖,防止寒风从颈部侵袭而感冒。

登上一半的山坡,时间已是下午三点,上去下来还有两个小时,如果不能在五点钟赶上收班的过河轮渡,步行绕河下山恐怕体力不支,因此,我们没有时间多休息,只好咬紧牙,在寒冷的风中一步一步地往上登。越往上走,石梯的坡度愈加陡峭,我们走几梯就住脚休息,没等完全缓过气来,又扶着石柱栏杆一梯一梯往上走。

风没有停止,我抬头看了下天色,快速游动的浓密乌云,依然将蓝天遮得严严实实,稀疏的雨点仍然没完没了地从天坠落。在这糟糕的天气中,我们虽然像蜗牛般爬山,但上山的石梯在脚下一步步减少,山顶离我们越来越近。然而就是这一百多米的山坡更陡,离山顶几十米的坡路斜度几乎达到八十度了,登一梯,脚像灌了铅一样沉重,登一梯,又如缺氧一般不停地大口喘气。走完这几十米的陡坡到达山顶时,我靠在栏杆上气喘吁吁。

 

登上金顶当上了好汉,心里感到舒畅。休息了一会儿,举目眺望,建于明永乐十四年(1416年)的紫金城建筑群依山就势,红色的墙椽,金色的琉璃瓦,在阴晦的天色下,依然气势恢宏,壮观美丽;周边山峰层峦叠嶂,苍翠欲滴,山腰间云雾缭绕,犹如一片茫茫雾海。望着金碧辉煌的紫金城,雾气茫茫的崇山峻岭,恍惚间感觉自己已经远离红尘,置身在瑶草琪葩、璇霄丹台之中,开始了神仙享有的生活。

“愣着干啥?下山的时间不多了,快去前面照几张像!”妻子的一声召唤,打断了我的美丽幻想,望着脚下的崇山峻岭,我感到满足、兴奋。克服了登山的艰辛到达金顶,像曾经走过的路一样,,战胜了坎坷,战胜了曲折,迎来前景一片光明。想到这里,怀揣胜利的喜悦心情,跟随妻子往前方走去……

    标签:路上章科走在陡峭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