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文阅读网

深秋的榴园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9-07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群山蜿蜒而舒缓。没有任何迟疑,我即刻把身体和心一同安放在它阔大的怀抱里。环抱着我的,还有正午时分软软的阳光,温暖而透明,像蜜一样。

    我依然记得,每次去榴园总有一个念头蠢蠢欲动。攒点钱,盖一处院落,空闲时在此隐逸,退休时在此终老。可每次离开榴园的我,又总被现实的线缠紧,我的隐逸我的终老,或许只能如空中楼阁海市蜃楼一样飘渺。

   幸好,我可以偶尔出逃,拨开总也忙不完的琐事,深秋时逃向榴园。                           

 

                              二

    此时,一个深秋的榴园毫无保留,完整地呈现在我的眼前。四季轮换,从春到秋,日与月用天地精华一点一点描绘着这一片山脉,终于饱满而丰富了。

   大自然是最神奇的丹青妙手。成千上万亩的山坡上,五月的榴红,仲秋时枝头丰收的红硕,转眼之间便成了记忆。时间催促着榴园,吸纳着秋天的色彩,将空落的枝头涂抹着金黄。

   安详,是深秋的榴园最真实的样子。榴树的生命从春天开始孕育,带着对土地最忠诚的承诺,在漫长的时间线上,沐浴着一次次日月风霜,终于在秋天时,以沉甸甸的果实诠释着低调与内敛,以醉人的红晕交给土地一份满意的答卷。

    每一株榴树都变得安详,像是完成生育使命的女人一般从容,眼神里充满着慵懒与慈祥,无论它们年轻或苍老。也还有少数的榴树枝头依然丰硕,长在院子里或门外的篱笆内,饱满润泽的石榴高高挂在枝头,像是秋天明亮的眼晴,闪烁着诱人的色彩。

   是的,我真的觉得那些枝头的石榴是秋天的眼睛,色彩与形状都描绘着生命成长的痕迹。在榴园,这些眼睛将为我们打开错过的生长细节,解读时间的记忆、生命的奇迹以及一个季节存在的意义,读这片遗落于城市之外的村庄与山坡,给村人们的幸福与快乐。

        

 

                    三

    正午时分的榴园,我所读到的更多是安静,游人寥寥。也正因为安静,我的行走才更为从容。

    云线、云纱、云朵、云团或云山,都只是天空的装饰物,如若透过这十万里高空,想更清楚地看到天空的颜色与形状,那必将卸下所有的装饰。

    而此时,云仙驾鹤而去。天蓝得高远而空阔,那种远古的蓝只望得一眼,便将人的心柔成一汪水,瞬间觉得自己跨越了无限的时空,与远古无比接近。阳光实在太好,透过我薄薄的外套抵达肌肤与血液,将早晨的清冷一挥而净。我也生出了几分懒意。

    放下从小摊买的石榴汁与酒,我便顺着路去塔山村里走走。

    村子里很静,四下里听得到鸡叫,待我探头去看时,才发现家家户户的榴树下都有成群的公鸡与母鸡在散步,不时发出几声生命的吟唱。村人正在吃午餐,一张方桌摆在堆满石榴的院子里,家人们边吃边聊。这是如石榴一样红火的日子。

    有两三座石头房子,院子安静,鸡栖于石榴树下,火红的辣椒串成串在檐下等待风干。两个七十岁左右的老人,在靠着墙的阳光下,听评书,两眼微眯,似是睡着。

    辛劳半生,晚年从容。那干皱、纹路纵深的脸似被阳光染成一朵金灿灿的菊花。

                  四

     从村子里出来,石头铺成的山路蜿蜒曲折,将我引向榴园的更深处。一辆桔黄色的小三轮车从我身边悠然晃过,几个拎着筐提着袋子的村人说笑着远去。榴园里有立着的木质路牌,炼丹炉、丹井、塔山寺遗址、明清石榴园、仙人洞,这一系列的名字暗示着这片土地、这些榴树背后有着离奇而生动的故事,而事实上,许多事物的背后都有着与它简单而平实的样子和完全不同的丰富意蕴。

   

 

    我走入了明清石榴园,此处,古老与现实只有一步之遥。许多榴树已有280岁的高龄,木质小牌上有着年龄与树种的标识,甚至印制着独一无二的二维码,我想每一棵百年老树都值得这样隆重的待遇。在榴园里,时间的流逝极其缓慢,在一代又一代榴园人身上流过的时间灌注在树里,便是波澜不惊,刹那与永恒有时难以分辨,它们的高与矮、粗与壮并没有明显的区别,只有树身那斑驳的纹路,那凸凹不平的结节显示着岁月的悠久。但我想,树的古老与智慧,一定在孕育出的石榴生命上有着明显的体现。  

 

   古老的榴园中,有一古色古香的亭子,凉风飒飒穿行,我看见了那口丹井。青砖累筑,井水幽深,映出了我充满好奇的样子。老井旁有介绍文字,说此井有石刻“丹井”字样,井水清甜,相传葛洪云游至此,指地涌泉所化为水井,至今仍为村民饮水之源。这些文字不禁令我生出无限神往,想来,这井水滋润过无数石榴树的生命。井与280岁的石榴树,谁更古老,已无从追寻了。

 

    通往塔山寺遗址的路淹没在石榴园中,一时寻找不得,只得留一个念想给下一次的探秘。循榴树徜徉的路上,我遇见了仙人洞,一个幽深的洞体,森森然。我试图将眼睛睁得更大一些,想看清仙人留下的印迹与那些深暗处的秘密。一团黑暗阻隔了我试图穿透的视线,我只得作罢。丹井、仙人洞、炼丹炉,以及从村子走过时看到的墙体上的那些巨幅壁画,为榴园的四个村庄都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村子里白墙灰瓦,屋舍俨然。雪白的墙壁上,鲜艳的色彩、柔软而流畅的线条,在讲述着昔日榴园里的神话故事,故事的主人公便是那八仙。我看见一幅壁画里何仙姑衣袖间的榴红色衣带伴着裙角在墙壁上呼之欲飞。   

 

    想来八仙曾经在榴园村留过足迹,留过故事。既是神话,便不需追问是真是假。八仙的故事让榴园充满神密的气息,也充满了灵动的仙意。生活有时需要善意的谎言,如若我们都能从故事里得到快乐与美感。

   那两位倚着石头房子悠闲自在听评书的老人,又何尝不是在世的八仙之二呢?

标签:深秋榴园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