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文阅读网

叶雪松|穿透史前的密码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9-06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拜谒过几处古城遗址。

诸如,辽宁桓仁五女山上绿水环绕着的高句丽古城,湮没在河西走廊大漠深处的西夏黑水城,内蒙乌拉特前旗北魏沃野镇古城……不过,当我的双脚踏上了陕西神木市高家堡镇石峁村的秃尾河北侧山峁上,看到了这处更加宏大的石砌城址时,带给我的震撼超越以往。

秋天的黄土高原叶落草枯,山野斑驳,山沟沟里一群群散落的羊,像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勾勒出一幅巨大的水墨丹青,让人怦然心动。

这时候,应友人盛意,我辗转从大东北而来的双脚,裹挟着一路风尘,踏在了石峁古城荒凉原始的山峁上。

千回百转,这就是我梦中的古城!

它就静静地横卧在山峁上,散落的城址像一张跨越时空的网,似乎在兜裹着历史的音符,而此时,时间,是静止的,停滞的。

而当我将一块被数千年的风雨剥蚀的城石拿在手里时,奇怪的一幕发生了。那润泽的城石在太阳的炙烤下似乎散发出来的热量,像巨大的磁场,将我深深地吸进了史前深处,踏上了时间的穿越之旅。拂过脸颊的微风,像古人温热的大手,远处的云影天光,像古人的亲切的双眸,在和几千年后的我对接。

我在古城上流连,生怕错过它的每一寸肌理。我抚摸着它的每一块城石,拨动着缝隙里钻出来的每一棵蓑草,聆听着来自历史深处古人那沉重的呼吸。

 

几百万平方米的城区,内城、外城、瓮城、皇城,独立存在自成一体;马面、角台、纴木,这些尽乎完美的城市军事建筑防卫设施体系,无一不在彰显着古人的智慧。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石墙内竟然隐藏大量的精美的玉器,谓之葬玉。友人告诉我,这一现像凸显了古人崇尚玉石辟邪御敌的观念。玉铲、玉璜、玉人头像,内瓮城墙体上的彩绘的几何纹壁画,像一朵朵绽放在荒原上的花儿,吸引着世人的眼球。

无数块玉石散放在城墙内,这天底下怕只有这里。

玉铲,玉石磨制而成,上窄下宽,上部有圆孔,用以缚柄,下有弧形刃,精巧美观。既是农业生产工具,也是一件艺术品;玉璜,在我国古代与玉琮、玉璧、玉圭、玉璋、玉琥等被《周礼》一书并称为“六器礼天地四方”的玉礼器。六器之中的玉璜、玉琮、玉璧、玉圭,历史最悠久。而玉璜从新石器时代早期开始一直是女性的象征,并仅限于个人饰件体现其社会地位的象征性。

难道,这座城的王者曾经是一个女人?

 

友人告诉我,这座古城在史前史上曾经辉煌过五百多年,在关中黄土高原中部这块山峁上足足沉睡了四千多年。四千多年的斗转星移,这块山峁上,曾经烟火人间,城楼巍峨。当它以古城这个标签被提到层面上时,它已经是存在人们的视野里的一座遗址。昔日的繁华和文明,都渐次湮没在历史的风尘和滚滚的岁月长河之中。

面对黄沙残瓦,透过石人头像那无言的双眸,眼前,似乎浮现出操着各种史前民族语言的穿着各种兽皮和苎麻做成的各种精美的服饰的贵族和臣民。那口煮肉的陶锅里正冒着热气,街边煮着不知名的植物的陶罐里水汽氤氲,一派祥和的场景。

四千多年前,这是一定水草丰美,河流湖泊密布,森林茂密,否则,聪明的古人不可能在此居住、生息繁衍,设邑封城,甚至建都,成就一代王朝。成排的居所,高大的胡杨。可以想像,当年的古城,是多么繁华、宁静,美丽。

“啪嗒啪嗒”,我听到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顺着脚步声,我看到,一队狩猎归来的臣民,从远处迤逦而来,在城中穿梭而过。

瞧,被簇拥在中间的那位清纯美丽的少女,是那么的清纯曼妙。裙子和头饰上的彩羽,在金色的阳光下,镀上了一层金黄,映衬得她愈发的美丽。

她的腰上,悬挂着一块洁白的玉璜。

她是谁?是这个城市的王?还是王的女儿?

随着她曼妙的身影,我走进了石峁城。

几个身材魁伟的男人从门洞疾步而来,从我的身边经过。他们的身后拖着的一条待宰杀做成鼍鼓的鼍龙。两边的路人纷纷让路,对着那条巨大的鼍龙评头论足。对他们来说,,这可是条从未见过的来自遥远异地的神物。人和鼍龙在黄土路上荡起一道烟尘。

透过这袅袅的烟尘,我仿佛看到,不久后,又一面祭祀的鼍鼓被安放在高高的祭台上,咚咚的鼓声中,星光明月下,王和臣民在一起聆听着神的旨意,也在祈祷着粟、黍的丰收。

多么祥和而又富庶的石峁城呀!而这些,早就湮没在今人的臆想中和岁月的过往中。

 

 

这一沉寂,就是四千多年。四千年的时间,只是盘古开天,沧海桑田中短短的一瞬,可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却又何其漫长?

一个足足沉睡了四千多年的长梦,在华夏大地,又发生过多少次种族的融合与自然风物的变迁?

几千年来,无数个扎着白羊肚手巾穿着老羊皮袄的放羊的老汉或少年,在这片荒草遍布的山峁上驻足,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在他们或羊群的脚下,竟然是一座跨越数千年的城邑。他们一定以为这是当年土匪的巢穴和废弃的戍边士兵的营寨。在黄土高原这片土地上,数不清的王旗变幻,兵燹战火,也许,早就麻木了关中百姓疲惫的视觉和神经。

那么,这座古城的真正王者,是黄帝?是尧舜?抑或是他们的部族?还是与他们并无关联的部族或王朝?

这时,我听到了一个女孩儿清脆的笑声,这声音就来自距我身后不远的皇城台。我看到了她,她赤着双足,在皇台上奔跑着,旋转着,欢唱着。在她的上空,是一只翱翔的飞向太阳的雕鸟。

女孩儿嘴里吐纳出来那优美的旋律和雕鸟发出那长长有力的叫声,不就是穿越这处苍凉的城址下,那串尘封数千年的史前王朝的密码吗?

 

 

叶雪松,原名叶辉,满族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