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文阅读网

情愫 | 暂偷清欢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9-04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侯兰心/文

 

夏至第二天,天上地下满是云囤雾集,积水成渊。

 

青苔碧碧,淫雨霏霏,树有树的静穆,人有人的忙碌,却有条不紊,各自相安。

 

偷得一个闲暇,站在轮转的时日外,亦觉与常日无异。一个人,一个手机,一串钥匙,穿过巷闾,走向那片幽谧的山林。

 

山不高,小有峻峭,略有嵯峨;树木茂密,放肆猗郁,竭力苍翠。阻断视线的,是那米汤一般的雾霭烟岚。置身其中,湿漓漓的空气、树丛、台阶,仿佛人也浸泡在水雾中了。林间,微风逡巡,树上水珠噼噼啪啪滚下,像又一场雨哗然而落。

 

站在台阶上,回头,望不全天,看不尽地,天地无涯,悠悠的早晨,无限世情蔓延开去。

 

老乡说:你快要过生日了,突然想和你说句话。夜雨簌簌中,还是听见心上一声清脆,像一滴硕大的水珠滴在如镜的水面上,开成一朵花,透明而温润。这世界,多么熙熙攘攘,忙忙碌碌啊,一个想起,怎不如长空凌燕,划过眼波,留驻心上!

 

只是,我不过生日已多年,不是怕老,是怕尘世不留我一双脚印,将来下落不明。

 

于是,在清晨,无由地随了脚步,独向山野。是为某种寻觅,还是为某种逃逸,竟也问心不知了。

 

拍了眼前的路径发出去,旋即收到穿空而来的祝福:采撷天地灵气,做一个神仙妹妹。

 

我想成仙的,却已为人,而且是流落不堪的凡尘俗人。落花流水的积岁,就像身后的台阶,一览无遗,却没有一点痕迹能神摇目夺。

 

远远不如走过的窄巷子、石板路,烟火得热闹,繁盛。

 

小摊子冒着腾腾的热气,桂花香飘,闻香而来者,比肩接踵;糖浆濡醴,亦有知味前趋的,言语里流淌着馅饼的甜香,就连小酒馆里的三十年佳酿,已有杯盘相斟了。

 

唯我,匆匆走过,不敢回头望。我要的软糯,藏在雾深处,寻得,寻不得,亦无可知。

 

可我,终是隔三岔五要寻的。

 

走进林间,平目深处,双手合十,对着山岚鸣泉,清风细雨祈祷,求它们保养我。可它们庄严肃穆,安然各自的囿地,默默不语。

 

我在隔离带徜徉,步不出尘世羁勒。花红柳绿,声色犬马,路过谁,还有多少印痕?

 

那些殷殷切切要去的青花与附符,随着垃圾桶里一声闷响,已然情深了无。后来的种种龃龉,颉颃,论个谁薄情,谁寡义,还有多少意义?

 

气息不通,必致水火不容,扞格不止,劳心伤神,终是贪念之害。

 

脚步在上行,心绪在下坠。给自己一番睥睨之后,终于攀入山林深处,一冽冽清凉,即刻洗心明目。

 

此刻,终于逢着了另一个自己。尘上喧嚣,融入雨丝风片,了无痕,是悦纳的。

 

驻足栏杆处,,牵过一枚裹卷的叶,对着滚动的水珠儿,左顾右盼,浅浅的光影,轻轻的笑意,内心软柔无比。婆娑的眼里,满是水珠儿,晶莹剔透的样。

 

那一刻,想舞一袭水袖,吟一曲昆曲了。氤氲流转的水汽,缥缈婉约的山林,正适合惊梦,唤醒襄王,悉知他意。任我闺阁亭台上,痴痴颠颠,至情至性,如痴如醉。

 

一生终老温柔,不羡香车宝马,不慕神仙眷侣,只与那个气息相通的人,拈字造句,“灯花零落酒花秾。妙语一时飞动。”已是香盈口了。而白牙檀板的起落间,一唱三叹,回荡着的离愁别绪,绵绵情意,也不用洒泪相和了。

 

一张口,就是听得见的温软;一挥袖,也是看得见的痴念。一颦一笑,一翘一点,都是眉间的风情,伸手可及,举目可望,不用费心地猜想,用心地留白。

 

那些说不出口的风情,在指尖百转千回,玲珑莹澈的心啊,随即在指尖绽放成莲。开一次,就一生不忘。

 

想,终归无凭。挽起沾湿的裤脚,踩着积水的石级,还是没有半点轻盈样。

 

花树很干净,草叶很干净,石级也很干净,只有穿行其间的人,不敢说干净。

 

我隔着姗姗疏疏的雨滴,想象人间江湖,也不敢说干净。

 

心不干净,无资格做神仙。

 

我未曾抵达过仙境,这一片雨雾包裹的山林,暂为我明心见性了吧!

 

清风有情,轻手轻脚,怕摇落叶上珠,不催促我爬行,却在返回的时候,悄悄藏在袖口里,不抓自来。

 

细雨忠义,微湿衣衫,清清凉凉,不汗不腻,所有的妖娆贴紧了发丝,素颜若水,眉骨如峰,这是雨塑的形,将我还回世上的模样。

 

行在密林小径上,雨落不痛,云罩不愁,无烟尘可染,只染草木味,待回去,在汪曾祺的《人间草木》里,遇几枝月季,开在阳台上,不读书,不写字,不访友,只与一帘雨眉眼相对,留住这片林间清欢

 

行到一平地,听得鸟声啁啾,流泉淙淙,似觉山有声,林有色,雨有命,我呀,也有了神。

 

烟雨弥漫中,山下人家,星星点点,落座在苍翠之间,格外有远意。

 

想那野渡无人,扁舟自摇蓑笠翁,归向碧纱掩映的袅袅炊烟处,该是世上最美的人家了。

 

若在斜风细雨中,走进这样一户人家,那槖槖的跫音,无以分贝可计,怕是自己也要羞得无归处了。

 

或许,山水所能养的除了草木,也只有草木心的人了。至于人群,与之隔了万丈红尘,无法养。

 

我是一人走来的,可否养我啊?

 

风声鸟语,雨丝山泉,一路引我听,指我看,导我思,原是养着了。

 

心神安宁,目光随和,那些岁月流光中的故事,散落在身后,渐行渐无。

 

我是懒散的,唯有山水可容了。

 

想来,世间繁华,不过春花秋月,桃红柳绿;世间高雅,不过管弦丝竹,赋诗琢玉。

 

而我,只想在还来得及的时候,走遍心心念念的山水之地,了却此生与山水的缘。

 

尔后的光阴,坐在雨帘后,泡一杯葛花茶,加三两粒野玫瑰,半勺蜂蜜,葛花飘飘悠悠地,玫瑰舒舒缓缓,定会看见自己从另一个世界走来。

 

隔世的光阴啊,是清佩满满的美!

 

若兴致突起,就提笔铺笺,那幽居在心底的人儿,踏字而来,隔几相坐,四目相对,所有的懂得都在一啜一呷间了。

 

夏至的第二日,我在最长的白昼里,做了最短的黑夜里最短的梦。

 

梦醒,雨意已歇,雾岚已散,天空仍旧铅灰,压抑得慌。满河浑浊,浆浓黏稠,分不清是水还是泥。马路上,污秽遍地,车辆掠过,污水四溅。洗车房里,喷水管冲不掉黏着的污渍……

 

我也郁结复起,鸠形鹄面了。哎,尘灰层层,远离了水木清华,还有多少颜面好看!

    标签:清欢情愫暂偷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