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文阅读网

小情小调|一碗春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9-03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原创: 依柳望月  墨上尘事

 

在岁月,我们走过了许多春夏秋冬;在人生,我们走过了许多冷暖炎凉,我总相信,在更深更广处,我们一定要维持着美好的心、欣赏的心,就像是春天想到百合、秋天想到芒花,永远保持着预约的希望。

 

 

——林清玄 《可以预约的美》


一如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记不起,是桃花开得正艳时,还是南归的燕子在屋檐下寻找旧巢时,河岸边柳树的枝叶开始由鹅黄变成浅绿。

 

春风初开,枝上小小的蕾,是青涩年华里微启的唇,低头在风里似有说不出的千言万语。

 

此时,倚在窗前,隔了一大片阳光望过去,情已到深处了吧,那绿已难自禁,绵绵软软的情话压枝低,对着清亮亮的河水喋喋不休地私语。

 

时光轻轻浅浅地走着,蹑足经过我的窗前,留下的是一朵云的痕迹。

 

总觉得,春天以一首诗的形式开了头,笔举在空里,那一声来自心底的最美的叹息还未落下,点开日历看时,四月,已将尽了。

 

还在早春二月,带着儿子,提了竹篮去野外寻黄花苗。一剪一剪的风,举起温柔的手掌,把天空擦得蔚蓝透亮。儿子在田埂上追着一只蝴蝶跑来跑去。彼时,草色尚浅,春花初绽,春光装了满满一篮,拿都拿不完。

 

恍若只是一场雨落下的瞬间,一朵花谢的刹那,回头看时,忽然觉得,一篮子的春光,只剩下瘦弱的几丝记忆,挂在上弦月上,和夜一起凉下去。

 

这一季的春光,是不是就这样被辜负了?

 

世人都赞“洛阳牡丹甲天下”。倘若能在潋滟春光里赏一赏牡丹花会,这个春天算是没白过的吧?

 

其实,早在几年前的春天,社里组织春游,路过洛阳时顺便去看过牡丹。只是那时去得早了,还未褪尽荒寒的绿色中,零零星星地开了几朵,也有游人来往穿梭,花开得羞涩,失了“花中之王”的雍容大气。每每想来,都是一件憾事。

 

终日埋在俗世的烟火里,日落的黄昏看到墙角正要怒放的杜鹃花,想起洛阳的牡丹花来,在这融融春光里,大朵大朵的牡丹花,该是怎样高绽在枝头,娇艳妩媚地迎接四海宾朋?

 

向朋友打听,说花期已过好几天了。

 

我不知道,在那片盛大的花海里,有没有一朵开得正好的牡丹花,在叶下等我,等我从她身边走过时,忽然停下来,目光交集,如故人久别重逢,心里惊叫一声:哦,原来你还等在这里!

 

不是去得太早,就是太晚。这一季,终究是辜负了吧。

 

就如许多年前的春天,隔着一副雨帘,我在帘下等你时,你已走远。待你回来寻我时,我已在烟雨中离去。

 

终是没有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你。

 

那个春天,和你一起瘦在了席慕蓉的《莲的心事》里:无缘的你啊,不是来的太早,就是太迟。

 

多少年了,莲的心事深锁,兜兜转转地总也走不出去。

 

辜负了的时光,是江南一块丝绸手帕上绣的一朵缠枝莲,绵软中裹着光阴的凉意。只适合在如水的春夜,把一张已写上沧桑的脸,深深地埋进去,千里万里地想念啊,那旧时的光阴,旧时的人。

 

辜负的,何止是一季,那是一生一世呀。没有被辜负的,都是浸染了花香的日子吧。一点小喜悦,一点小痴迷。

 

春天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这样在心里幽幽怨怨的时候,阳台上的宽叶兰草正把一朵朵紫色的花瓣举在清晨初放的晨光里。

 

可不是吗,春天养了一大片一大片的花花草草,像养了一群群花枝招展的女儿,妖精似的把人迷惑,找不到前世今生,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暂且不说有多少善男信女匍匐在“人面桃花相映红”的诗句里,找呀寻呀,穿越唐朝那道柴门,从前世寻到今生。也不说“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掩上了宋时的那扇红木铜环门,是不是真的任谁敲扣也不开了?

 

就像此时,我站着不动,看晨风把花吹成蝴蝶的模样,一只只翩翩飞去,我忽然有种想要私奔的冲动。

 

这样荒诞的想法,是不是该怪罪于春天呢?只有乱花迷眼的时候,才会不经意间跳出来的吧?是的,很想去私奔!

 

化成一只蝴蝶,和一朵花的魂,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清晨一起私奔。飞过沧海,越过桑田,深山老林寻一处茅屋,守半亩花田,安稳度日,直至时光耗尽。

 

一边埋怨着,一边走着。春往深处走,走过了繁华闹市,就走进了窄窄的悠长的小巷。

 

静下来了,寂寞也就来了。

 

剩下的这一小段光阴,该怎样打发掉?鸟声里相询。

 

喝茶吧。不用茶杯,用碗,雕青花的细瓷碗。

 

雪小禅的一句“银碗里盛雪”,盛的是一个冬天的清凉与禅意。这只青花瓷碗,盛的可是一个沉甸甸的春天呀。

 

这一碗春,在四月将尽未尽的夜里捧起来,举在月色里,来吧,隔着天涯咫尺的人,,我们一起细品,慢饮。

    标签:一碗小情小调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