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文阅读网

南芳梅 | 再见,高跟鞋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9-02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穿了三十几年的高跟鞋,也该退居二线了。五十岁,大半生,过了不服输的年龄,到了能放下的岁数了,不再执着于自认为美好的事物中,不再纠缠于面子工程,不再计较于得失之间,不再着迷于时尚途中。放下是一种由量到质的提升,放下的越多,越轻松,舍去的越多,越富有。

 

曾经由于个头矮,高跟鞋成了“救命稻草”,一年四季不下脚,一穿就是三十余年,每天保持在挺拔状态,脚丫子发出严正抗议,随着年龄增长,腰部也负担过重,痛苦不堪,手腕粗的脚脖子,不堪负重,也在无可奈何地呻吟。

 

有关高跟鞋的苦难,在女人的世界里,我想,对谁都一样,用双脚打拼天下的时代,高跟鞋撑起了半壁江山,但走起路来只有脚丫子知道有多辛苦。

 

于我而言,穿高跟鞋,买漂亮衣服,和爱面子好攀比的人一样,变着花样一双接一双,赶时髦是主题,只为让别人说一声好看,其实对自己没有多大意义。很多时候是“舍命陪君子”,忘了量力而行,压根没记起脚是自己的,疼要自己挨,累要自己受,只要瞅准,不论价格,不管软硬,合不合脚是一码事,喜欢不喜欢又是一码事,一律请回家,有时一双鞋穿烂也没磨合合适。

 

我的高跟鞋历史有点长,十六、七岁,八十年代初,正值改革开放时期,“喇叭裤,高跟鞋,烫发头”,街上彷佛清一色的流行青年。我也不例外,十八、九岁,急切加入到流行色里面。

 

起初还在农村,种地当然不能穿高跟鞋,但是看戏,跟集,走亲戚,不失时机的换上高跟鞋,挺拔是够挺拔的,几十里山路下来,脚上磨起了水泡,脚趾所受的屈辱,无法言说,那个脚疼啊,没穿过高跟鞋的人是无法感受的,痛并快乐着。年轻就是资本,有底气自虐,时尚的高跟鞋夹裹着饱受折磨的脚丫,疼痛成了常态,强忍,同样成了常态,哪怕痛到咬牙切齿,还是抗议无效。

 

那时,包括男青年,也有不少穿高跟鞋的,不过,没有女式那么高。有些更时髦的男青年,流行色还搭配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

 

物极必反,“长头发,高跟鞋,喇叭裤”,后来严打时也成了打击对象。过了青春洋溢的八十年代,男青年有所收敛,很少看见街上有此流行色。而女青年,外甥打灯笼照舅(照旧),烫发头,高跟鞋,喇叭裤。往后,由喇叭裤改变成小西裤,几经周转,来来回回变着花样,但总是不离高跟鞋,再后来,高跟鞋配裙装,这一配便是几十年。裙装和高跟鞋一样,好看,不实惠,又是自虐倾向,大西北的天气不给面子,常年气温低,在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年龄,美丽冻人是不言而喻了,长期暴露脚踝,老了才尝到了苦头,风寒湿痹不请自来,一裙遮千丑带来了“绝代风华”,也带来“旷世灾难”,这种美的不自然,,是背道而驰的结果。

 

人到五十自来旧,再没多大心思去赶时髦去攀比。穿什么,满脸都是旧社会的模样——灰头土脸。尽管很多时候不承认已经变老,但一照镜子,体态臃肿,面如黄婆,皮肤略松弛下垂,保养得再好,也是一副老态,与二十八相差甚远。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彷佛猛然睡醒了:活自己的人生,走自己的路。穿什么不再掐指头细数,搭配哪件不再是站在镜子前左右掂量,什么场合该穿什么颜色什么款式,从刻意到了随便、随意、随性。

 

最近几年不再有西装革履、笔挺笔直的强迫症,除了脱掉高跟鞋,换上了平底鞋,夏季上脚的基本是老北京布鞋,还喜欢上了纯棉麻休闲服,棉麻采天地之灵气,吸汗透气性好,贴身又舒服,搭配旅游网鞋或绣花鞋,也挺时尚啊,中国人嘛,长一张中国脸,穿中国服,蹬中国鞋,再合适不过了。

 

人到五十,该享受清闲和舒适了,对辛苦半生的自己说声抱歉。什么穿着合身舒服,就穿什么。脱掉高跟鞋的自由带来了前所未有的休闲感,不再因流行式样夹脚的疼痛每晚泡脚后按摩,时不时削钉痂。不再有步行几里跛脚前行的痛苦,不再有忍疼跳舞回来后的欲哭无泪。随意人生是多么的高贵,出自灵魂的贴合,放纵骨骼的舒缓,轻装上阵是对生命的敬畏,一件棉麻衫足以身心满意。

 

五十岁,大半生,不再匆匆去赶潮,不再有灵魂的强迫,慢节奏是必不可少的需求。知天命的年龄,少了贪欲,多了随性,一杯清茶足以喝出琼酿玉液的感受,粗茶淡饭是养命佳肴。清,淡,欠,是后半生追求的另一道景观。置身世外,潜心满足心灵的需要,管他谁穿什么鞋,世事本与己无关,何须耿耿于怀瞎操心。

 

穿着我的平底鞋周游世界,身体与灵魂同时上路。闲暇时,夹一本书,或躺,或坐,读别人的故事,咽自己的风尘。

 

有人说,真正的人生是从五十岁开始。五十岁是人生的分水岭,的确,过了五十,到对自己负责任的年龄了,猛然回首,稀里糊涂大半生,痛中有欢乐,苦中有期望,疲于奔命,忍气吞声,所有的曲折负重,都成了谈论人生的资本。后半生,明明白白的活,糊里糊涂的过。当懂得命运是定数时,不再痴迷不悟,不再自寻烦恼。当知道万物有自然规律时,不再逆道而行,善始善终是高标准的要求。放下身外之物,修炼内在品质,不再痴迷,不再纠结,不再刻意。对辛苦了半辈子的自己好一点,弥补一下缺失的爱,像爱自己的脚一样,给自己放宽政策,过一把高质量的随意人生,但不放纵邋遢。

 

钱多不如寿长。健美不如健康。生命的意义在于质量,让自己活得舒服一点是最大的仁慈。活好当下,体会当下,感悟当下。五十岁后,在衰老的路上才渐渐长大,对好多事已是力不从心,兴趣索然。收敛一下爱管闲事的个性,五十后,棱角不再锋芒,随遇而安是再恰当不过的说辞。

 

从与高跟鞋分手做起,再见,我的青年时代。往后余生,关于高跟鞋,不再是生活的主角,那些陪伴我走过四十年华的高跟鞋,已成为历史的最后一页,偶尔可以翻看,但不执着加码。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为接受平缓的老年时代到来,从平底鞋开始。穿一身休闲服,过小半生休闲人生。

    标签:再见南芳高跟鞋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