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文阅读网

甜甜苦苦婆婆丁(散文)| 阎新华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9-0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文/阎新华

 

甜甜苦苦的婆婆丁,始终让人们无法割舍。

 

儿时,妈妈对我说:“婆婆丁是皇上封的。唐王李世民率兵作战被困深山,里无粮草外无救兵,饥饿的将士们就是靠这种野菜维系了生存。日后打下江山封官晋爵,他念念不忘山中野菜的恩泽,便封之为蒲公英、婆婆丁。允其任意繁衍,才有剜不竭、采不尽的婆婆丁。”

 

妈妈讲的故事无以考证,但在填不饱肚子的上世纪七十年代,婆婆丁以它无私的赐予,像亲人一样拉扯我渡过了困苦之河。

 

三月三,婆婆丁钻天。

 

青黄不接的季节,在尘埃飞舞的土地上,婆婆丁就以第一丝新绿召唤着我们。由成人或长辈带领,娃娃们㧟着篮子,手持韭菜镰,漫山遍野寻找那苦涩中的香甜。

 

“婆婆丁开啥花?”这边喊。

 

“婆婆丁开黄花。”那边答。

 

“你要愿意就嫁给它。”童稚的欢笑声,在山谷里肆无忌惮地撞来撞去。

 

三月的婆婆丁叶短白长,干干净净、水水嫩嫩,沾盐水吃起来既爽口又败火。放进苞米面糊糊里一起煮,别有一番滋味。

 

进入夏季,婆婆丁叶片疯长,质地由豆绿变成普兰。黄花谢后,像白发苍苍的老翁。叶茎中浸出母乳般的汁液,苦涩十足,令人望而生厌。一个下雨的星期天,我在生产队甜菜地埂采撷婆婆丁,被青脆的甜菜惹得直流口水,便奓着胆子薅了两个埋进筐底。万万没想到,两个甜菜竟招来妈妈的训责和爸爸的巴掌。我委屈地跑出家门,淹没在风雨中。那晚,由于心火、雨淋,我患了感冒,高烧咳嗽说梦话。第二天天还没亮,妈妈就摸着黑,深一脚浅一脚挖回来一把婆婆丁根儿,煎水给我服下,我才慢慢退烧止了咳。

 

野地里的婆婆丁变老了,但大田里的婆婆丁因缺少光照,就鲜嫩得多。于是,,我们就到大田里采,每次都收获满满。回家后,妈妈就用热水抄一下,改刀放盐,抠抠缩缩淋上几滴油,攥成团子,滚一层薄薄的玉米面子上屉蒸,就是全家人餐桌上的美食。

 

长大后,我查阅过资料。婆婆丁从药用价值来讲,对热毒症、肝热目赤肿痛、多种感染、化脓性痈肿疮毒等都有不同程度的疗效,其验方广泛流传于民间。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们更注重于膳食保健。生食婆婆丁叶茎、用婆婆丁根须泡茶,已不是小众。在各种规格层次的餐桌上,婆婆丁均可堂而皇之端上台面,且受宠不已。

 

去年五月中旬,单位美化绿化环境,需购置草花,我们便到辽宁开原采购。到了花卉大棚,主人告诉我们:“电视剧《乡村爱情》外景拍摄选择了他家的花卉大棚,如果我们早来十分钟,就能赶上剧组拍摄。”虽迟来一步小有遗憾,但花卉大棚里里外外鲜嫩嫩、绿油油的婆婆丁,比剧组演员还要吸引我的眼球。主人看出了我的心思,热情地介绍说:“都是婆婆丁,凡是来拉花的随便采。”他接着说:“大棚是我们租的,费用挺高。如果一年只在春秋两季种花,挣不了几个钱儿。我们就在秋天撒上婆婆丁种子,赶在春节前上市,每斤能卖出20-30元的好价钱。这样,冬天大棚不闲着,养花的成本就降下来了。”

 

那天,我采了一捆精品嫩叶。回家后,学着妈妈的样子,作馅包了菜馍。本想孩子能喜欢,结果并不乐观。孩子仅品尝两口,就不屑地说:“太清淡、太苦涩,多加点肉还能将就着吃。”

 

我也一边吃一边犯合计:精心包制的菜馍,怎么就吃不出童年的味道呢?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