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美文阅读网

隐隐听见春天的雷声

作者:幽若蓝蓝 来源:互联网 时间:2019-08-31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广告位

刘洁/文

 

明天是九九的第一天,后天是惊蛰,春雷要响了,虫子们该动换动换了。今年有个不同于往年的是,南方在连天接日的下雨,见太阳最少的地方是长沙,某一天太阳出来五分钟,引得无数人民赶紧出来和他见面,跟所有被人惦记的明星一样,,千呼万唤始出来,之后麻利儿地隐身去了。某宝上的那些能去湿气的物件纷纷卖的大好,这应了下雨天伞自然好卖,等太阳再日日照耀,就轮到空调站高枝了。各领风骚嘛,才是人间正道。

 

现如今想领风骚,也不都能让人高兴。有些本来打算高兴一下才领的风骚,可能结果大出所料,高兴不知道在哪里,杂七杂八的事层出不穷了。这时候只有老话能拿出来说了,甭管有没有尾巴,先夹着总没坏处。前两天看见有人在放风筝,这时节还没到放风筝的节气,后来果然没看见放起来,风骚就换了别人领了。天时自有的分寸,自然是有天道管着。

 

漫威宇宙大名鼎鼎,有高人立刻举出国产宇宙——清宫宇宙。说是从二月河起,经过了《雍正王朝》和最近的《延禧攻略》等一系列男主戏和《孝庄秘史》到《如懿传》等一系列女主戏,正式确立了以康、雍、乾三朝为主体的宇宙内容,后人根据想象,把自己对那个时代的认识放到了艺术作品里,任围观者说了什么,都不能改变对其的深爱。再看其他国家,也都在不遗余力做这个事,如日本的大河剧就是目标直指日本的战国时代和明治维新前后发生的故事,有些人以为那就是历史,其实全世界都一样,经过艺术加工都不能全信了。

 

写作者对有某个真实人物影子的塑造出的人物的情感变化,许多时候和时间的作用分不开。早年的萧红曾经表达了对家人的不满,到了后期,这种描写的风头明显改变了。类似的改变在写作者的写作历程中不是个别现象,首先记忆是有时间性的,过了段时间,自然会对记忆进行了再加工,如果想多记得好处,自然就反复加工温情的部分,反之亦然。再有,随着人生阅历增加,当年的一些有可能是误会引起的碰撞被融化了,曾经的情绪彷如被棒喝般倏然而醒,某种悔悟生出来,自然就会在文字里流露出来。写作者的改变引起作品的情绪走向变化,就顺理成章了。有一种情形让读者伤心,就是写作者的遗忘,为了能在世上自在的活下去,人都有必要生出个本领,就是遗忘,写作者也脱不了原宥。写作者的作品是个镜子,能清清楚楚地映出写作者的今是而昨非,非并不一定是错,更多的是变化,能自然地把改变表达出来而不生硬,是对写作者比较高的要求了。幸好写作者通常是自我要求很高的人,他们对自己的变化心知肚明,他们比其他人更不能接受改变之后的失败。

    标签:春天隐隐听见雷声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